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视线

第一百一十九章 视线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夜色昏昏,楼船滑入金水河,拉开了今晚的喧嚣。

上官月站在最高处俯瞰巡视厅内。

“王同今天没来?”他问。

吉祥点头:“没来,明日陛下祭祀出行,要去圣祖观,他总不能还在外边混,回去了。”

上官月哦了声,松口气:“那太好了。”

王同不在怎么就太好了?吉祥不解,是说王同的身份会影响楼船?不会啊,楼船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,王同赌技好总是赢钱?那更不应该,不管赢钱还是输钱,不影响他们挣钱。

再看上官月环视四周,似乎在寻找什么,脸上满是期待。

吉祥也跟着环视四周。

“我今晚要歇息。”上官月说,“别让人打扰我。”

吉祥应声是,看着上官月进了一扇隐蔽门后的室内。

室内没有点灯,黑漆漆一片,上官月坐下来,小声唤:“白篱。”

夜色没有人影浮现,也没有人回答。

上官月躺下来,将手枕在头下,看着安静的夜色,直到传来轻轻的敲门声。

声音是从另一边传来。

这不是吉祥知道的所在。

上官月起身来到墙边,轻轻按动一处,墙壁上打开了一个小门。

“公子。”

夜色中一个侍女跪坐在夹道里施礼。

这是金玉公主的人,由他安排在楼船上,好及时通传消息。

“公主什么吩咐?”上官月低声问。

侍女低声说:“公主让你明天记得去看陛下的车驾经过,也算是对祖宗们尽了心意。”

先前公主还提议带他一起去祭天大典,让他易容混在她的侍从中“你是李家的血脉,还是这一辈中唯一的男丁,应该去祭拜。”

上官月心里想笑,严格来说,祖宗们现在还不认他呢,他拒绝了,解释说再易容也难免出纰漏,尤其是上官驸马也在,还是等以后吧。

金玉公主也觉得出了问题是有些麻烦,来日方长,不急一时,便不再强求了。

不过还是派人叮嘱他,这也算是长辈的关爱。

上官月在黑暗里感激一笑:“多谢姑母,我一定去。”

侍女低头还礼向夹道中退去,上官月关上门,在夜色里自嘲一笑,再次躺下来。

当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,夜色已经褪去,晨光如水般在室内荡漾。

上官月躺在地上,怔怔一刻。

一如先前,他一夜无梦,自然也没有见到白篱。

到底怎么样要再见到她啊。

他不相信世上没有这个人…应该说鬼。

白天不行,晚上不行,梦里也没有,难道只有濒临死亡的时候?

上官月忽地想到痴男怨女们之间说的话,你非要我死了才见我是不是?

念头闪过自己忍不住笑了。

门再次被敲响,这次是真的门,伴着吉祥的低声“公子,船靠岸了。”

上官月一跃起身,拉开门:“走走,看圣驾去。”

从御街到明德门这条路上,一队队兵马官员从天不亮就在奔走。

随着日光大亮,当远远看到宝象走来时,街边站着的人群爆发出欢呼,允许开窗的街边酒楼茶肆上也响起欢呼声。

已经很多年未见的皇帝祭天大典,世家大族权贵们都早早订下可观摩叩拜的好位置。

东阳侯府也订了一间。

不过东阳侯夫人没有来,她已经过了看这种热闹的年纪,只想清静在家,让家中的晚辈们来玩。

此时看到身披珠宝的大象缓缓走来,周九娘忍不住摇着庄篱的手。

“好大的象,好大的象。”她又问,“嫂嫂以前见过吗?”

庄篱笑着摇头:“没有。”

旁边的周家小姐们推了推周九娘:“你以前也没见过,快别说话,再不看大象过去了。”

周九娘嘿嘿笑忙抓着窗棂用力向外看。

大象虽然走的慢,但也终是走了过去,其后跟着的是宫廷乐师们,各种乐器吹奏。

周九娘对这些没兴趣,转身跟姐妹们说话,庄篱本也要转过去,忽地停下向外看。

“怎么了?”春月在旁察觉,低声问,见庄篱的视线在乐师的队伍中扫过。

庄篱觉得,好像有人看她。

但一眼扫去,数百个乐师都在专注奏乐,也看不出什么。

可能只是视线无意扫过吧,这么要紧的时候,乐师们也不可能分心,大典上出了差错,是要掉脑袋的。

而且街上也到处是人,指不定哪里的视线看过来。

庄篱下意识看向对面,对面斜前方的窗户边,也站了不少人,其中一人正打着哈欠。

虽然衣袖遮挡了半张脸,庄篱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上官月。

自从将他扔在章家医馆后,庄篱就没有再刻意去打听过。

不过没听到章家医馆关门的消息,也没听周景云说金玉公主和上官驸马闹起来,可见这件事就这样悄无声息结束了。

人活着就行,不枉她冒险。

还有,要找机会问问他怎么认出的自己。

庄篱微微出神,怎么找到机会呢?上一次遇到上官月是通过花小仙的梦境。

如今花小仙和李十郎都已经身消神散了。

对面上官月抬眼,很显然察觉她的视线。

庄篱心中冒出一个念头,那就干脆就这样街边一望,一见相吸引,然后刻在他眼里…

她念头闪过,便要嘴角弯弯一笑,忽见本要看过来的上官月身子一转,背对她向里去了。

这…

与此同时上官月似乎说了什么,那边的公子们突然都看向她,发出嘻嘻哈哈的笑。

“…果然有小娘子看蒋二郎你呢。”

“…哈哈我风流倜傥走到哪里都被人偷看。”

“…我看不是看蒋二郎,是看孙三郎呢。”

“…喂,小娘子,你看谁呢?”

那边窗口嘻嘻哈哈,让庄篱这边的女子们也都看过来,顿时不满“哪家的登徒子?”“真无礼。”

那几个公子哪里肯放过这种机会,嬉笑更大“是那小娘子先看我们的。”“她才是登徒女。”“我们可是清清白白的男儿。”

街上变得喧哗,引来值守的兵卫呵斥。

“不得喧哗!”

“不得惊扰圣驾!”

乐师已经过去了,骑着高头大马的官员们正走来,官员们身后则是皇亲国戚的车驾,再远处皇帝的龙辇已经隐隐可见。

能占据这边位置的都是非富即贵,更知道圣驾不得冒犯,都安静下来。

周家的婢女们忙取来幂篱给女子们戴上,避免再引风波。

春月一边给庄篱带上,一边低声说:“少夫人别怕,那些纨绔子弟都这样,不用理会。”

幂篱遮盖了庄篱的尴尬,她也没想到,会被人当成登徒子。

她刚才的眼神有那么…登徒子吗?

这个上官月是真的害羞,还是故意的?

罢了,再找机会吧,庄篱收回视线,和周家姐妹们看向圣驾所在。

背对街道的上官月直到这时才把袖子从嘴边拿下来,撇了撇嘴。

他知道那小娘子是在看他。

这也没什么奇怪的。

虽然很少白日出行,更很少出现在人前,但凡出现就会被女子们明着盯着看,偷着暗中看。

相貌嘛,隔着明亮的日光有些看不清,而且他也没想看,在看到妇人鬓发时,他就垂下了视线,转身避开了。

瑞伯,你看啊,这可不是他对人妻感兴趣,是那小妇人对他感兴趣。

这只是一件小事。

周家的姐妹们并不在意这件小事,这种事也常遇到,也不会真认为庄篱盯着那些人看。

唯有周九娘悄悄拉庄篱的衣袖,低声说:“嫂嫂那个公子是很好看,我也早就看到了。”

庄篱失笑,微微俯身低声问:“那你觉得那个公子好看,还是世子好看?”

这个问题似乎难住了周九娘,犹豫了一下:“那,还是世子哥哥好看吧。”

庄篱笑:“因为是你哥哥吗?”

周九娘有些不服气,反问她:“那嫂嫂觉得谁更好看?”

庄篱也做出若有所思的样子,说:“世子是我夫君,所以我觉得他好看。”

周九娘忙抓住机会拉长声调哦了声:“要是世子不是你夫君呢?”

庄篱说:“那我更觉得他好看了。”

啊,周九娘有些意外,为什么?不是哥哥不是夫君,没有了偏心,怎么还是世子好看?

庄篱一笑:“因为不是自己的啊,所以更吸引……”

春月在旁再也听不下去了,重重咳一声,打断了庄篱的话,同时伸手一指外边:“少夫人,九娘子,快看看,是不是世子过来了。”

周九娘丢开听不懂的话,忙挤到窗户边探身向外看“哪里哪里?”

春月这才瞪了庄篱一眼低声嗔怪:“少夫人说的什么话。”

大概是越来越熟悉了,感觉少夫人性子展露的性子也跟以前不一样了。

有些顽皮,有些肆无忌惮。

庄篱低笑:“说的实话啊。”说罢不待春月再嗔怪,站在周九娘身后,伸手一指,“那边,第十行五列右边第三个。”

街上乌泱泱一队队官员,官袍五颜六色,年龄不等身形不等,周九娘一眼看去只觉得眼花缭乱,其他的姐妹们也是如此。

待庄篱指出具体的位置,大家便立刻一眼看到在一众官员中周景云那出众的身姿面容。

周九娘高兴的摆手。

但知道这种场合不能喧哗,要喊也只能喊陛下万岁。

她掩着嘴压低声音。

其他的姐妹们也都在笑:“还是嫂嫂厉害,一眼就能找到世子。”“这叫心有灵犀。”

正说笑着,忽然看到队列中的周景云抬眼向这边看来。

周九娘顿时更举手用力摆手,用口型大喊“世子哥哥。”

其他姐妹们忙将庄篱推到最前边“世子在看嫂嫂。”

庄篱被推到最前边,迎上周景云的视线,微微一笑,学着周九娘将手举在身前摆了摆。

队列中周景云一笑,收回视线。

但这一笑,已经让街边掀起更多喧哗。

“那是谁?”

“是东阳侯世子!”

“真的是东阳侯世子!”

“对对,他回来了,这都多少年没见过了。”

“让我看看让我看看,我还没见过。”

两边的窗口无数声音传来,其间还夹杂着不少纨绔子弟起哄“不得喧哗——”“你们这些小娘子,这是君前失仪——”

值守的兵卫,官员不得不连声喝止。

上官月背对着跟着笑:“周世子真是受欢迎啊。”

旁边的同伴伸手拍他“快看一眼啊,要过去了。”

上官月不动:“那我别看了,让给你们吧。”

同伴们嘻嘻哈哈笑,直到有人喊“是金玉公主的车驾。”

伴着这句话上官月转过身来。

对他的动作,同伴们没有意外,毕竟金玉公主车驾旁跟着上官驸马。

“那边,那边,在车前。”还有人特意指给上官月看。

带着几分同情,这父子见面机会很少,只能街边遥望。

上官月看过去,因为祭祀规制,金玉公主的车驾不如日常出行,走在前方的上官驸马神情端庄,看起来有些木然,不过视线不时向街边看一眼,很快看到了上官月。

上官驸马微微一笑。

上官月则对他招招手,亦是一笑,下一刻他的视线落在驸马身后的车驾上,那里也有一道视线正看着他。

隔着垂纱,金玉公主看到上官月摇动的手猛地举高,脸上的笑更灿烂。

都以为这是笑给上官驸马的吧?

上官驸马自己也这么认为吧?

金玉公主脸上浮现笑,笑意越来越浓,如果不是顾忌规矩她真要大笑出声了。

伴着金玉公主的车驾走过,喧哗也如浪涛涌涌而来。

“陛下万岁——”

“万岁——”

与此同时这边值守的兵卫,官员们纷纷齐声高喝“跪——”

伴着这声音,街边,窗口,所有人齐齐跪地,对着皇帝的车驾叩首高呼“万岁万岁——”

天地间似乎只剩下这呼声。

身在其中的人,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权贵士族,都不由战栗,视线里皇帝的坐辇炫目不可直视。

这就是天子啊。

天子身后还有一辆凤辇。

山呼海啸中也响起对皇后的赞颂。

“皇后娘娘千岁——”

虽然兵卫环绕,太监宫女一层一层,跪在最前边的人都看不清皇帝和皇后的脸,但这依旧是大家最接近皇帝皇后的一次。

有人激动的流泪,有人激动地叩拜,无数视线追随着皇帝的车驾,期望能多看一眼,能多沾一丝天子之气。

与皇帝和皇后的车辇相比,紧跟在后边的一辆车就有些不起眼。

不过,也还是有人不看看皇帝皇后,视线只盯着这辆车。

上官月跪在地上,能看到一个端坐的女子身影。

那就是白妃吧。

白篱的姐姐。

白篱…上官月想,她此时此刻来这里了吗?

庄篱跪在地上,看着比梦境里更模糊的,但却是真实的身影。

垂纱小车安静地跟随在皇帝皇后煊赫的车驾后,缓缓驶过。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