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一百零八章 夜影

第一百零八章 夜影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上官月向后退了几步。

公主府的后门打开,黑暗里灯光宛如星河倾泻而出。

阿菊走出来唤声小郎君。

上官月这才往前走了几步,站在碎碎的光影里:“阿菊,驸马说今日见我。”

阿菊点点头:“适才大理寺的钟司直请驸马赴宴,驸马不能推辞先去了,让你过去找他。”

上官月说声辛苦阿菊姐姐了,转身就要走。

阿菊又好笑地唤住他:“还没说去哪里找呢。”

上官月笑说:“钟司直在道政坊有个宅子,专门用来宴请,驸马必然是去那里了。”

话虽如此他还是站住了脚。

“小郎君对京城的人和事如今是无所不知了。”阿菊笑说,向内招手,“曲童你来。”

上官月看过去,见一个俊俏年轻男子低着头走出来,认得是金玉公主身边的侍从之一。

“你虽然知道钟司直的宅子,但不一定能进去。”阿菊笑说,“天这么冷别在外苦等,让曲童带你去,报上公主的名号,驸马出来见你也更方便了。”

上官月含笑道谢:“多谢阿菊姐姐费心。”又看了曲童一眼,“不过我晚上本也不睡。”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黑斗篷,“穿得也厚,还是不用让人帮忙引路了,免得公主寻人使唤寻不到。”

阿菊知道公主不喜上官月,上官月其实也提防着公主,毕竟公主恨不得上官月不存在。

“这个曲童惹怒公主差点死了,是驸马救了他。”阿菊上前一步对上官月低声说。

曲童也已经连连施礼:“奴现在不在公主身边伺候,不会拖累郎君和驸马。”

他抬起头看上官月,神情忐忑不安。

“奴,只想为驸马做点事。”

原来如此,也只是带个路而已,上官月审视他一眼,不再拒绝,对阿菊一笑:“多谢姐姐费心了。”

阿菊笑着对他摆手:“快去吧。”

上官月转身而去,瑞伯提灯在后,曲童低着头跟上,阿菊目送他们消失在夜色中,转身进去了。

门关上,隔绝了灯火,街上恢复了漆黑一片。

梦境中不分黑夜白天,庄篱走在大街上,视线里是那种似乎看得清,但又昏昏的场景。

庄篱不由想到跟父亲描述这种场面的情形。

父亲在梦境里,露出恍然的神情。

“原来我做梦的时候是这样的啊。”他说,看了看四周,“我怎么看不出来,觉得跟现实一样啊。”

她当时不由笑了:“爹,你看不出不一样了,梦也就醒了。”

父亲也笑了,收回视线:“那我不看了,梦醒了,也见不到阿篱了。”

她的记忆不怎么好,但当时父亲说的这句话,清晰的宛如就在耳边,庄篱忍不住停下脚,站在大街上深深的急促的吸了几口气,压下了几乎要涌出来的眼泪。

她抬起手,一枚镜子出现在手中,镜子里有个十六七岁的少女,正在挤出一丝笑。

父亲说大姐像父亲,她和二姐长得都像母亲。

或许换做别人要说遗憾,生下来就没见过母亲,但她没有这个遗憾,她可以在姐姐的梦里,父亲的梦里,哥哥们的梦境里,看到母亲……

当听到她这样说的时候,父亲欣慰地点头:“这真不错,我也放心了,阿篱以后也能见到我。”

父亲真是在做梦啊,人还是不清醒,这次是都被问斩了,她以后没有亲人可入梦了。

谁也见不到了。

庄篱站在街上,手中的镜子里映照出女孩子脸上的眼泪一滴滴滑落,镜面瞬时昏花。

……

……

细碎的脚步声在夜色里回荡。

上官月将斗篷裹紧,回头看始终落后几步的曲童。

“你怎么惹公主生气了?”他问。

曲童低着头声音有些难过:“我,弹错了一个音。”

上官月啧了声:“这个时候,公主正心情不好呢,你还弹错音,的确是运气不好。”

曲童头更低了,鼻音浓浓似乎要哭了:“是,都是奴命不好。”

上官月笑了笑:“别难过,这世上没几个人命好。”

这大概是个太悲伤的话题了,曲童不想再听,忽地抬起头向前看:“快到那边了。”

他结结巴巴说,加快脚步向上官月走来。

“我,我来带路,先去叫门。”

跟在上官月身侧的瑞伯略迟疑一下,看着曲童加快脚步,忽地直直向上官月扑去,一直垂在身侧的手还抬了起来。

不好!

“公子小心!”

瑞伯猛地将上官月一把拉开,以自己的身子挡住曲童。

这发生在瞬间,上官月听到瑞伯喝声,人已经被瑞伯甩到了身侧。

不知是夜色太安静,还是距离太近,上官月清晰的听到利刃刺破衣服皮肉的声音。

伴着砰一声,曲童被瑞伯一脚踹开,与此同时,夜色里远近人影起伏,那些隐藏着跟随的护卫们也围了过来,两个人用刀抵住跌滚在地上的曲童,三个人则护住上官月。

上官月扶着瑞伯,夜色里看到瑞伯的胳膊,衣袖已经裂开,被割破一片的肌肤血涌而出。

黑色的血。

有毒!

“瑞伯。”上官月觉得自己的是声音遥远又不真实。

这是怎么了?

他在做梦吗?

曲童竟然是来刺杀他的?

阿菊原本也比并不可靠?

乱糟糟的思绪在脑中飞转,但又被甩开,眼前心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瑞伯……

“公子。”瑞伯看到自己的伤口,感受到身体的变化,喃喃说,“老奴,不能再陪着你了。”

伴着这句话,人向下跌去,上官月紧紧扶住他,不知是瑞伯太胖太重,还是他虚弱无力,没能扶住,而是跟着一起跌跪下来了。

“你,你不陪着我…”上官月看着瑞伯,挤出一笑,“我就,再也没有亲人了。”

瑞伯看着他的脸,慢慢伸手抚上他的头,似乎还要像小时候那样,但上官月已经长高了,就算跪下来,也不是抬手就能摸到头,更何况他力气正在飞快流逝。

“殿下。”瑞伯说,“别害怕。”

他抬起的手最终落在上官月的肩头,然后滑落,同时头垂下来,一动不动了。

上官月看着眼前的老人,双耳嗡嗡,又似乎被堵住了,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。

这是,在做梦吗?

梦里父亲,母亲,乳母,婢女们,一个一个死在眼前。

“快带小殿下走。”

他被交到一个太监手里,太监紧紧抱着他,在刀光剑影中奔走。

他们跑啊跑啊,跑了这么久,原来还是没跑出去啊。

“公子快走——”

“公子,这必然是公主指使——”

有人用力把他拉起来,嘈杂的声音刺破了耳膜,宛如把他强行从梦中喊醒。

上官月看着失去他支撑的瑞伯跌趴在地上,再看那边的护卫用刀抵住的曲童。

瑞伯先前的那一脚,已经踢碎了曲童的骨头,人也只剩下一口气。

那美貌的少年的侍从宛如破碎的娃娃一般躺在地上,夜色里脸上的神情似乎哭又似乎笑。

“公子你,也运气不好。”他咳着血说,“我还有亲人,我,没办法。”

伴着这句话,他的身下腾起白烟,烟中又弥散着幽蓝,刺鼻的气息瞬时散开。

“有毒——”

“快走——”

伴着喊声,人和兵器倒地的声音接连响起,似乎一眨眼街上变得安静。

烟雾弥散,夜色更浓。

……

……

夜风拂动,视线昏黄。

庄篱看着飞舞的裙摆衣袖回过神,抬手在脸上擦了擦,脸上并没有湿乎乎的眼泪。

梦里的眼泪也是感受不到的。

不过等醒来,脸上或许还有残留的泪水。

嗯,她睡梦里哭泣,周景云惊醒看到会不会惊吓?

也许现在他正在轻轻拍抚自己,就像读书哄她睡觉那样。

庄篱不由嘴角弯弯。

人和人的缘分真有趣,她怎么会遇到周景云这样的人呢?

因为蒋后。

庄篱的眼神有些飘散。

因为蒋后,他们一家罹难。

因为蒋后,周景云奔赴而来。

蒋后…

庄篱突然看向一个方向,视线里昏黄的梦境亮起点点星光,似乎在召唤着她。

她抬脚迈步,神情有些怔怔地向着那片星光走去。

……

……

灯火如星的三曲坊内,一座三层小楼上,沈青倚着窗看着夜色,嘴角浮现一丝笑。

他伸手拿过一张纸,上面写的字很奇怪,似乎是字又不是字。

当然,如果是会弹琴的人看到了就能认得,这是燕乐半字谱。

曲谱的字迹尚未干。

“…她突然想起了蒋后,莫名觉得很熟悉。”沈青看着琴谱,轻轻念,“她决定来看一看,或许她会对自己有新的认识。”

他念完,看向桌案上灯下摆着的竹笼蝴蝶。

“阿蝶,我新写了一个梦,你听听喜不喜欢。”

说罢垂目手拂动琴弦。

古朴悠远的琴声如水波一般向夜色中荡漾。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