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一百零四章 此术

第一百零四章 此术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有?

张择坐直了身子。

他其实只是随口一问,没指望周景云能回答什么。

竟然真的有?

“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异常。”周景云迟疑说,“我和妻子在赏梅的时候,她突然不舒服,犯了旧疾。”

这庄小娘子瘦瘦小小的确单薄,张择心里想。

“她先前是病了,但已经好了,或者说,我以为已经好多了,或者这不算什么异常,是我想多了。”周景云说,突然自己也觉得有些说不清。

张择笑了,神情感叹:“别人面对我张择,恨不得变成哑巴,唯恐多说话惹来祸事,唯有世子,对我如此坦然。”

周景云笑了:“中丞是为朝廷办事,再细微的事也有可能牵涉到大事,我自当坦然。”

张择满意的点头,停顿一下:“如果少夫人在其他时候没有犯病,偏偏在那个时候,或许真是异常。”他看着周景云,“那天金玉公主离开后,灵泉寺的僧人都睡着了,不管是在门前迎客的,佛殿守香火的,院子里打扫的,所有的僧人,就地陷入了沉睡,直到被上山来的香客发现,叫醒。”

虽然适才已经听到官员们议论的事,但跟他们口中的荒唐让人一笑而过相比,张择说出的话则让人震惊。

全部,同时,睡着,这绝不是什么侍奉公主累了,周景云神情凝重:“中丞可查出原因了?”

他说着站起来,眼中几分焦急担忧。

“所以我夫人是受了影响,是了,她大病初愈,身体还不好。”

“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影响?”

张择安抚周景云:“应该没事,灵泉寺的僧人,金玉公主,包括上官家的两个公子,我都让太医们查了,身体没有异常。”

周景云起身一礼:“中丞如果后续查出原因,告诉我一声。”说到这里又似自言自语,“我应该再带她去找大夫看看。”

张择看他已经归心似箭,笑着点头说声好,便起身离开了。

周景云对围过来关切的官员们简单说了是问东山灵泉寺的情况,便急急回家来。

“僧人们都睡了?”

听完周景云的讲述,庄篱也很惊讶。

周景云端详着庄篱:“你晚上睡得如何?”又想到庄篱总是在他读三页书就睡着了,原本以为是睡得好,现在不得不怀疑是不是也受了不好的影响,“还是去请章大夫看看。”

但张择说那些僧人都被太医们检查过了,没有查出任何问题,可见这是医术查不出的诡异。

那去烧香拜佛?

也不对,灵泉寺就是佛寺,佛祖所在都没有能阻止这种事发生。

找个江湖术士?

看着周景云蹙着眉头沉默,庄篱知道他心里在胡思乱想。

“我真没事。”她笑说,又认真跟周景云分析,“我觉得这件怪事只是针对寺庙的僧人,我只是因为身体不好,当时受了一点影响,你看,你和其他人都没事,后来离开那里,我也就没事了。”

周景云稍微松口气:“我会关注着张择查问的进展。”又看着庄篱,“你如果觉得不舒服,一定要说。”

庄篱笑着点头:“我知道,我不会瞒着世子的。”

周景云终于露出一丝笑,他能感受到她对他是信赖的,或者,依赖的。

“我去母亲那边看看。”他说,“一会儿就回来吃饭。”

庄篱说声好,目送周景云离开,脸上的笑沉寂下来。

说没事,的确是在安抚周景云。

她也知道灵泉寺的僧人是怎么回事。

是有人在编织梦境,让他们同时入睡。

不仅如此,还将她也拉了进去。

原来如此。

她原本也以为赏梅那天是自己旧疾发作,身体不好,所以才出现了幻听幻视。

原来是入了别人的梦境。

她知道,这世上不止她一个怪物,必然有类似她这样的人。

现在的问题是,这人是针对僧人的,还是是针对她而来的?

……

……

夜色笼罩大地,监事院里依旧灯火通明。

张择看着桌案上铺着的纸张,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出现在灵泉寺附近的人名。

排查下来,除了灵泉寺的和尚外,只有东阳侯少夫人有些许异常。

这个,也不算什么异常,周世子是爱妻心切,想多了。

很明显那庄小娘子是自己大病初愈身体不好罢了。

另外也还有一个…

张择视线落在一个名字上,上官月。

因为当天在灵泉寺和上官可久打架,也被问询,当问到有没有异常时候,那小子也说有。

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看着灵泉寺哭了。”

“我以前从未哭过,中丞大人,我怀疑我被上官可久打伤了头。”

“上官可久害我如此,我的父亲和家里人一样来训斥我,还威胁要把我赶出京城。”

“中丞大人,你可要为我做主。”

想到这些话,张择甩了甩头,这个惹人厌的外室子,的确脑子坏掉了,还想用他来对付上官家。

他张择又不是傻子。

张择的视线从这些名字上移开。

“金玉公主身边人怎么说?”他问。

一个随从说:“公主带了二十个仆从进了灵泉寺,一共住了三天,其间闭门谢客,专心礼佛,除了邀请过一次东阳侯世子,被拒绝,没有其他人进出灵泉寺。”

另一个随从补充:“公主在寺内作息跟在府内一样,多数是白日睡觉,晚上礼佛,其间没有察觉任何异常。”

张择沉默一刻,公主的作息是白日睡觉,莫非这些和尚是被公主的作息影响了?

不不,他再次甩去这个想法,一两个人可以说是被影响,但那么多人一起是不可能的。

井水没有被下过药,寺内也没有迷香的残留。

“中丞,中丞,有消息了。”一个随从疾步奔进来,“有人知道怎么能让很多人同时入睡。”

张择视线一凝。

……

……

或许是厅内的灯火太亮,又或许是监事院黑压压的官服太吓人,被带进来的中年男人佝偻着身形,眼神躲闪。

这是一个在街市上卖艺的男人。

因为不相信是鬼魂作怪,认定是蒋后党用见不得光的手段,既然是见不得光不为人知,张择就吩咐往下三滥市井江湖中去查。

果然,当被询问有什么手段能让很多人同时入眠而不察觉时,除了给出迷药迷香这些惯用的手段外,有人说了一个不常见的。

祝由术。

“祝由。”张择眯了眯眼,念了遍这两个字。

他知道什么是祝由。

巫术嘛。

“巫术也是一种医术,也不是那么不堪。”那男人陪笑说,“日常也能用来治病,拔牙啊,小儿夜惊啊…”

张择没兴趣听他啰嗦,直接问:“你会吗?你让我睡着试试。”

那男人苦笑说:“这,这,大人,心志坚定,也,也先有了戒备,老儿是做不到的,这种事,必须要趁人不备……”

“那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?”张择问。

男人眼神闪烁一下,忽地伸手摸向胸口。

刚一抬手,四周的兵卫齐刷刷的拔刀围住了他。

“饶命。”男人吓得跪在地上,举起手大喊,“我,我只是,带着一样器具,想给中丞展示,一下,跟让人入睡是差不多的意思。”

张择对兵卫们示意退后一些,但依旧挡在自己身前护着,兵卫手中的刀也没有收起来。

“展示吧。”张择说。

男人看着四周明晃晃的刀尖,默念着那句富贵险中求,咽了口口水,结结巴巴说:“祝由术是需要借物,毕竟移精变气,才能祝由…所以我带来了一只我养的一只鸟雀,来给大家展示一下,怎么,移精变气。”

随着说话他的手伸向胸口。

兵卫们紧紧盯着男人的动作,张择也认真地看着,感觉男人的动作格外慢,似乎怕他们误会,又似乎小心翼翼怕伤了怀中的鸟雀。

男人的手慢慢拿出来,张择听到了一声鸟鸣,然后看到毛茸茸的麻雀脑袋。

这只麻雀被男人紧紧攥在手中,啾啾叫了两声。

“然后呢?”张择问,“它能做什么?”

男人脸上浮现古怪的笑:“它能,飞——”

伴着这句话他将手一扬。

四周的兵卫一惊,下意识发出喝止,张择在后微微躲避,然后看到男人手中的麻雀飞了起来,伴着啾啾的叫,在室内扑棱飞舞,落在了房梁上。

“这有什么好展示的!”一个兵卫喝道,带着几分被戏弄的恼火。

这些该死的街头杂耍人,把他们当无知的孩童吗?

一只麻雀而已,出去随便伸手就能捉一只。

张择没说话,只是看着那男人,很显然,得不到合理的解释,这个杂耍人就要和他的麻雀一起被拧断脑袋。

男人被室内的杀意激的打个寒战,忙伸手指着房梁:“不,不,中丞,您仔细看,它不是麻雀。”

不是麻雀?是其他的鸟?有什么区别?张择依言看去,原本有些昏暗的房梁变得清晰,然后看到一只鸟挂在上面。

这不是他们刚才看到麻雀,而是一只草编的,鸟。

张择瞬间睁大了眼,四周的兵士也响起嘈杂声,伴着嘈杂以及注视,那只草编的鸟从房梁上跌落下来。

啪嗒一声,在地上滚了滚,翻转着不动了。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