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九十三章 夜梦

第九十三章 夜梦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他竟然也要带走白篱?

周景云再忍不住问为什么?

沈青说:“当然是为了白循,白循忠烈,因为娘娘而死,我们当然要护着他的孤女。”

周景云看着他:“沈大郎君竟然还在意一个孤女的命?论起手段,现在的张择远不及当初的沈大郎君你。”

沈青笑了,丝毫不在意他这话的嘲讽:“当初成大事不拘小节,一将功成万骨枯,让世子厌恶了。”说到这里又黯然,“如今娘娘的基业都被毁了,我们幸存者能护住多少算多少吧。”

周景云笑了笑,看着他不说话。

“不管世子信不信吧。”沈青笑说,“白小娘子跟着你,比跟着我们好多了,这次我来就是告诉你,她身份的事我们帮忙圆了圆,也算是尽了心意。”

说罢抬手一礼。

“世子,时候不早了,您快回去吧。”

说着一笑。

“世子新婚,情意正浓,可不要在外留宿。”

周景云看他一眼,果然不再多说,转身要走。

沈青在后又唤住。

“关于黄氏族人安排的事,我告诉你是让你放心,但你不用告诉白小娘子。”他说,“她身体不好,神魂不安,你知道吧?”

他原本不知道的,直到那次病了才知道。

原来这是沈青都知道的事。

“她不能费心耗神,让她好好养着,跟世子过安稳的日子就好。”

周景云没有回头也没有再说话,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
室内恢复了安静,沈青脸上也没有了笑意,独自沉默一刻,小心翼翼从袖子里拿出一小巧竹笼。

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趴伏其内。

明亮的灯下璀璨生辉。

蝴蝶一动不动,沈青捧在手里,眼里散开笑意。

“阿蝶阿蝶,今夜可有好梦?”他轻声呢喃。

……

……

白色的香在夜色里如流水般浮动,渐渐勾勒出一个人形。

烟雾又如水般哗啦而落,庄篱睁开眼,但下一刻,鼻尖就撞在一块木板上。

她忍不住向后退去,砰一声后背也撞在木板上。

这……

庄篱环视四周,昏黄梦境中,看到自己四面都是木板。

梦都是荒诞奇特的,鬼怪神仙也常有,但林夫人的梦境怎么是木板?

庄篱抬手一伸,抓住凭空落下的一根藤蔓,人缓缓升高,站在木板上,她的神情更加惊讶。

外边也都是木板。

一层层遍布,宛如围成一座城。

四下望都看不到林夫人的身影。

躲起来了?

庄篱荡着藤蔓来来去去,终于在最右边的一角木板缝隙中看到坐着的女子身影。

林夫人没有昏睡,而是在专注的做针线。

很轻松愉悦,庄篱能听到她在哼唱着歌谣。

但还没来得及落下,林夫人猛地抬起头,看到有人靠近,她发出一声惊呼,猛地向木板缝隙中钻去,下一刻木板摇晃,变成了摇曳的稻田,密密麻麻无边无际。

庄篱从藤蔓上跌落,淹没在一片稻海中,再看不到林夫人的身影。

她躺在稻田中,看着昏昏的虚空。

林夫人这是在藏起来了啊。

怪不得她总是昏睡,睡梦里还很安心,因为在梦里谁也找不到她。

庄篱闭上眼,消失在稻海中,稻田波浪起伏,一浪一浪围绕着正中一座山坡。

山坡上有一间宅院,木栅栏,茅草屋,院落里有鸡鸭啄食,林夫人则正束扎头巾衣袖,将浆洗好的衣衫晾起来。

她哼唱着小曲,嘴边带着笑意,动作利索,洗了一盆又一盆。

院子里的衣衫如旗帜般密密麻麻,随着风呼啦啦漂动。

林夫人穿梭在旗帜中,身影若隐若现,直到带着几分疲惫停下,神情满意的环视四周。

天上有鸟儿飞来,林夫人一惊,还没躲,鸟儿已经扇着翅膀飞走,留下一滩鸟屎落在林夫人肩头。

林夫人发出一声惊呼,懊恼跺脚,忙进了屋子,拿着手帕站到镜子前。

正对着镜子擦拭,身后有脚步声,同时耳边有声音传来。

“你在躲什么?”

林夫人一僵,看着镜子,镜子里她的身后浮现一只鸟,鸟慢慢呈现呈现人形。

男人。

穿着官袍。

脸上一道疤痕。

庄篱站在林夫人身后看着镜子,伸手摸向自己的脸。

这个人,她见过,那个善名不做善事的朱善。

耳边响起林夫人惊叫声,镜子破碎,四周瞬时崩塌。

……

……

晨光透亮,镜子里映照着女子的面容。

春红将庄篱的头发梳好,对着镜子端详一刻,笑着说声好了。

一旁的春香取来家常衣服给庄篱穿上,周景云也带着沐浴后的清香从净房走出来。

“世子,少夫人,饭菜好了。”春红进来说。

周景云点点头,看着春月带着婢女们退了出去。

“昨晚那么晚了还回来?”庄篱坐下来随口问,“还以为歇在外边。”

早上一醒来春月就高兴地告诉她,世子昨晚半夜果然回来了,为了不打扰少夫人,歇在外书房。

周景云嗯了声:“跟曲侍郎一起,免宵禁禁令。”又问,“你昨晚睡得还好吧?”

庄篱指了指自己的脸:“你看,气色好不好?”

周景云看向庄篱,见她肌肤白皙,眉眼清亮,脸上笑意浅浅,晨光里散发着一层光晕。

看起来是不错。

“气色果然好。”他说,伸手摸了摸自己脸,“比我这宿醉的好多了。”

庄篱一笑:“宿醉也没在世子脸上留下丝毫痕迹,世子才是天生好气色。”说罢低头吃饭。

周景云也拿起碗筷,慢慢吃饭。

室内一时安静。

其实原本有很多话要说。

比如金部郎中王丰是蒋后党被揪出来,当场自尽了。

比如在薛家见了张择,容貌和名字并没有说服他,他还是派人去查黄氏一族了。

比如当年有个宫廷琴师,其实是蒋后密探头子,沈青,回来了,他安排好了黄家身世的事。

再比如,没想到在他到来之前,其他的蒋后党也打算带你走。

或许,是比现在跟着他更好的去处。

她知道这个安排吗?

应该不知道吧,她从没有跟蒋后党来往过,甚至不认为父亲白循是蒋后党。

“世子?”庄篱的声音传来。

周景云握着筷子看向她。

他怎么在走神?庄篱问:“外边都还好吧?”

外边…

他想到沈青的话,白小娘子身体不好,别让她费心熬神。

庄篱被张择盯上,是因为给姨母看病。

虽然相貌与白瑛不一样,但到底身为逃犯面对张择的审视,心里也忐忑不安吧。

纵然不安,当他说了林主事求医,她还是愿意相助。

既然沈青他们把黄氏身份的事安排好了,就不用再说出来让她担惊受怕了。

周景云看着庄篱,含笑点头:“还好,你放心。”看庄篱还要询问,岔开话题,“林主事夫人昨晚用了你的香,不知病情如何,章大夫会来告诉你吧?”

毕竟不方便常来往,昨日留了香之后,托付章士林观察效果。

庄篱点头:“我今日去给姨母开补药,章大夫在医馆等我。”

周景云点点头说声好,又道:“尽心意就好,你毕竟不是大夫,如果林夫人还是不好,我会留意帮他们再寻其他名医。”

其实她大概已经知道林夫人的病因了,不过她的事不能跟周景云说,庄篱笑着应声好。

两人不再多说,安静吃过饭,周景云和庄篱一起去跟东阳侯夫人请安,周景云自去户部,庄篱则跟周九娘等姊妹说笑。

大家都好奇她的医术,围着问个不停,姨娘们也都在旁殷勤,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生病,生病的时候,身边有个好大夫很重要,还是东阳侯夫人嫌烦,让他们散了。

“你不是还要去医馆给你姨母调药,早去早回吧。”

……

……

章氏医馆内的后堂,看到庄篱走进来了,林主事忙站起来。

“少夫人你的香真是有用。”他激动地说,“昨晚拙荆没有再昏睡。”

确切说,原本昏睡的林夫人突然醒了,然后就再没陷入昏睡。

说到这里他又有些不安。

“不过,拙荆不睡以后,变得很惊恐,坐立不安,呼吸急促。”

章士林接过话:“天不亮林主事就带夫人来医馆了,我看她的症状不太好,用了些安神的药。”

说到这里有些苦笑。

“少夫人的香是不是药效太好了。”

现在反而不得不用药让林夫人睡去,就歇息在内室的床上。

庄篱含笑说:“我来仔细问问林夫人用香后感觉。”又停顿下,“你们先下去,有些话男子们不便听。”

这样啊,林主事和章士林也不以为怪,依言就退出去。

“还有。”章士林想到什么,对庄篱低声说,“林夫人睡的浅,你唤几声就能醒,不用…”

他看了眼庄篱的指尖。

扎指尖这么残忍。

庄篱一笑点头,看着两人退了出去,把门也关上,她走到内室,看着斜靠在床上的林夫人,伸手推了推。

林夫人果然醒了。

“少夫人。”她按着头说,一面要坐起来,“我又睡着了?我这真是…”

庄篱坐在床边,打断她的话,低声问:“你跟监事院朱善什么关系?”

林夫人原本因为浅睡泛红的脸,顿时苍白,眼神惊惧地看着她。

“你,你,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庄篱看着她:“我看到了。”

看到了!林夫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猛地双手捂住脸,人弯腰向下,呕吐起来。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