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八十四章 梦醒

第八十四章 梦醒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眼花了?

东阳侯夫人屏住了呼吸。

然后就看到薛夫人一连声的笑起来。

虽然声音不大,但的确是在笑,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也灵动起来。

东阳侯夫人想要喊又嗓子沙哑。

“来人,来人。”她用尽了力气才发出声音,然后抓住薛夫人的手,“姐姐,姐姐——”

旁边歪倒的婢女猛地惊醒,脸色发白,完了完了,薛夫人终于——

“来人来人。”她大声喊起来。

外间听到动静仆妇们都起身冲了进来,一眼看到东阳侯夫人抓着薛夫人的手哭。

但床上的薛夫人并不是一动不动,而是缓缓睁开眼。

她脸上还带着笑意,看到东阳侯夫人的时候,眼神有些茫然。

“玉娘?”她问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下一刻又顾不上疑问,再次笑起来,握住东阳侯夫人的手。

“玉娘,我刚才梦到…”

梦到举着刀追着婆婆砍。

话到嘴边,薛夫人忙又停下,儿媳刀砍婆婆是天大的忤逆不孝,就算是梦也不能说。

“梦到娘了。”她说。

东阳侯夫人根本没听她说什么,因为嗓音沙哑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:“太好了太好了。”

看到这一幕,跪在床边的婢女,冲进来的许妈妈等人都呆住了。

“大夫来了。”周景云的声音从外传来,人也疾步冲进来。

在他身后章大夫快步跟随。

两人站到床边也都愣住了。

东阳侯夫人看向周景云,声音终于冲破喉咙:“姐姐醒了!”

……

……

薛老爷睡在书房,被仆妇们听到这边动静叫醒,一边系着袍子一边急急走来。

刚到院门前就听到身后乱喊声“快叫吴太医。”“章大夫呢。”“都叫过来。”

薛老爷一眼看到头发也没梳好的薛二夫人跑过来,顿时没好气。

“你慌什么!”他没好气地呵斥,“你大嫂出了事,你帮忙管着家,怎么比仆妇还慌乱!”

总是被母亲夸多聪慧多能干,进进出出也光鲜亮丽,能说能道,这一遇事怎么就不像个样子。

“吴太医和章大夫都在院子里候着,有事早就去看了,你在外边大呼小叫什么。”

薛二夫人原本脸色苍白,被陡然训斥,又面色涨红:“大哥,不是,我是说请吴太医快去看看母亲。”

母亲?薛老爷愣了下,旋即有些恼火。

又要做样子装可怜。

母亲什么性子,他其实都知道,只不过妇人们再闹,也依旧把他照顾的很好,他乐得装聋作哑。

不过他可没想过闹没了这个妻子。

毕竟大半辈子了,已经习惯了高氏的存在,他可不想再去费心再结亲。

“高氏都这样,母亲能不能别添乱了!”薛老爷喝道,说罢甩袖疾步进了院子。

薛二夫人一脸委屈“大哥,母亲真病了——”

看着薛老爷头也不回,她只能跺跺脚,追了上去。

……

……

“醒了!”

薛老爷站在室内,看着屋子里挤满了人,但并没有慌乱悲泣,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,而原本预计今天差不多就该断气办后事的妻子高氏,坐在床上正在喝药。

“阿爷,夫人醒了,夫人醒了。”

旁边的仆妇们在欢喜的说。

吴太医神情有些复杂,似乎又惊又喜。

“醒了就可以更好的用药了。”章大夫说,“性命无碍了。”

薛老爷身子软软坐下来,看着薛夫人,长长吐口气: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
一片欢喜中响起呜呜哭声。

“可是母亲病了。”薛二夫人站在室内,跺脚急急喊,“快让大夫们过去看看吧。”

……

……

清晨的码头上,原本忙碌的船只纷纷避开,看着华丽高大的楼船靠岸。

码头上早有各家车马等候,仆从们接上从船中走下来的公子郎君娘子们,伴着嘈杂车马散去。

薛四公子被从地上摇醒,睁眼看到上官月的脸,不知是上官月的脸太耀眼,还是晨光刺目,他抬袖子遮住脸。

“别吵,困。”他嘀咕一声。

下一刻被上官月拉下袖子:“薛四你在我这里混了两天了,该回去了。”

薛四公子摇头:“家里现在不能回,我在你这里避一避。”

上官月问:“你又偷了什么东西来赌了?怕什么,有你祖母呢。”

“现在就是我祖母有麻烦了。”薛四公子坐起来,压低声音,“我伯母病了,东阳侯夫人,世子都在我家呢,太吓人了。”

上官月哦了声:“东阳侯夫人世子都去你家了?那世子少……”

他本想问世子少夫人去了没,刚滑出一个字,眼角的余光看到旁边的瑞伯盯着他。

怎么又惦记人妻了?

上官月心里失笑,将滑到嘴边的话咽回去。

“……那看来薛夫人病的不轻。”

薛四公子点点头,小声说:“吴太医和章大夫都说不行了。”说罢就要再次抬袖子遮住脸,“也就这两天,我再在这里躲一下,免得闹起来遭殃。”

但下一刻就被上官月抓住袖子拽了起来。

“那可不行。”他说,拎着薛四公子向外走,“别把周世子招来我楼船上,我可不想再惹麻烦。”

薛四公子哎呀哎呀喊着被推出了楼船。

这边正拉扯着,有小厮从远处狂奔来,大喊着“四公子四公子——”

薛四郎一惊,认出是自己的小厮,心说,看来伯母死了,这是报丧来了。

那小厮近前喘着气摆手:“没事了,没事了,大夫人病好了。”

薛四郎大喜:“太好了!”说罢挣脱上官月,就往船舱里跑,“人没事了,也没麻烦了,我可以进去了。”

上官月一把揪住他“刚说了无药可治,怎么就没事了?少来骗我!”

薛四郎挣不脱,只能踹小厮一脚“快说怎么好了!”

那小厮忙说:“我听二夫人身边的仆妇说,东阳侯少夫人会治病,她给我们家大夫人加了一味药,今天人果然就醒了!”

东阳侯少夫人?上官月愣了下,竟然还会治病?

薛四公子趁他愣神,挣脱向内跑去,扔下一句“你不信自己去我家看看!”

上官月没有再拦住他,看向城内的方向,笑了笑。

“看来世子再娶娶的是才。”他对瑞伯说。

瑞伯眼神看着他“公子想真去看看周世子这位神医妻子吗?”

他没有在神医两字上加重语气,而是在妻子两字上。

上官月哈哈笑“无病无灾的我可不去看大夫,免得没病也看出病来。”

说到这里眯了眯眼,对岸上夜色抬了抬下巴。

“那几个臭虫怎么回事?”

瑞伯皱眉看过去,见码头上有几个人影摇晃,看起来像是谁家的仆从,但又吊儿郎当透着佞气。

“是上官可久的人。”他低声说,“公主把他赶出去,他更恨你了,看来是要给你找麻烦。”

上官月手扇了扇风“那就再给他添点晦气,将这些臭虫扒光了吊上官家门外。”

瑞伯笑着应声是,想到什么又说:“还有,白循幼女的事,朔方那边送来消息,说暂时没查到线索,这女子似乎很早就不在白家了。”

自从上官月说在梦里见过张择送来缉捕文书的白家女后,就让人去查此女行踪了。

虽然起因是做梦,相比于关注周景云的妻子,还是关注逃犯是个正常的行为。

“查问白循旧邻居似乎说这个幼女身体不好,白家很少让她见人出门。”瑞伯接着说,又揣测,“张择监事院那群恶犬这么久都查不到踪迹,我估计人可能已经死了。”

死了吗?上官月摸了摸下巴,所以他那晚也梦到了鬼?

那最近京城的鬼还真不少,有风尘女花小仙,有声名赫赫的蒋后,又有抄家灭族逃犯女。

赶庙会啊。

他不由笑出声。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