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六十章 看画

第六十章 看画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上官月没有说话,只看向对面的墙壁。

这间库房的货架上没有摆着典当物,而是一卷卷文册,另有一面墙壁悬挂着画布,其上密密麻麻写着人名,人名之间有线条勾勒,弯弯曲曲错综复杂。

姜大同的名字就在其中。

蔡松年神情恼火。

“姜大同贪生怕死舍不得富贵荣华,必然会抢着供述杜氏曾经做过的事,那当年的旧案就能撕开一条口子。”

“偏偏张择这个小人,竟然不肯动手,我们投喂他这么久真是亏了。”

上官月笑了:“别急,张择是小人,小人欺软怕硬,等姜大同由硬变软的时候,必然会动手。”

他站起来走到墙壁前,看着姜大同的名字。

“口子找到了,破开是早晚的事。”

他的视线沿着勾勒的线条游动,乱七八糟看起来毫无章法的线条汇集向最高处,最高出写着并没有人名,只有一个框。

似乎有名字待写上去。

上官月看着这空框,脸上没有往日常挂着的笑容,昏暗中眉眼清冷。

蔡松年在旁看着,神情几分悲戚,默然一刻轻声说:“张择还送来一张缉捕文书。”

上官月收回视线,脸上恢复了笑容:“稀奇,竟然有人从张择手里逃了?”

蔡松年从架子上抽出卷轴展开:“是个女子。”转过来展示给上官月。

略昏暗的室内,画轴上女子哀婉目垂。

无名无姓,没有来历描述。

“宋录事说,为了避免有同情嫌犯的人故意隐瞒,或者有人畏惧避祸不敢上告。”

上官月笑了笑,伸出手指轻轻在画像上的女子脸上滑过,说:“我懂,张择要的是看到画像,不需要知道她是谁,不需要思索,只要有一丝熟悉就来上报,这就是广撒网,哪怕错一千一万,总能捞出这个人。”

看来是绝不放过此人,蔡松年低头看着手里的画像,说:“必然是蒋后余党。”又问,“咱们发下去寻找吗?”

追查蒋后余孽并不是他们的目的,但助力监事院抓到这个人,取悦了张择,能让他们将来的行事更便利。

上官月看着画像上的女子,笑了笑:“我这人怜香惜玉,还是盯着那些臭男人吧。”

那就是不过问不插手,蔡松年说声好,又听上官月开口。

“帮我盯着周景云妻子的动向……”

周景云妻子?蔡松年愣了下,一时没反应过来,尤其是连接上官月前后话,怎么?周景云的妻子是臭男人吗?

……

……

周景云一直到黄昏才回到院子里。

“还以为你会在母亲那里吃饭。”庄篱说。

周景云换了家常衣,从净室走出来。

“皇后赏了宫缎,母亲让给你送过来收好。”他说。

今日周景云进宫见了皇帝,说完政事,再提及那日绢花的事,皇帝正对皇后不满,认为她总是小题大做,所以特意把皇后请来,当着皇后的面对周景云表达歉意。

皇后虽然不高兴皇帝指桑骂槐,但看着周景云的脸,压下了脾气。

“你那新妻子遭人忌恨了,不过你放心,我不是那种能被蒙蔽的,诬告者已经打死了,这件事也交给张择处置了,必然给你一个交待。”

“那绢花是晦气人做的,本宫思虑不周不该赏赐,果然只会惹来晦气事。”

她说到这里看了皇帝一眼。

皇帝知道她这是嘲讽白瑛呢,皱了皱眉,只当没听到。

皇后便大方地赐了一匹彩罗。

“世子拿去安抚妻子吧。”

又感叹一番“世子关切妻子,情深令人羡慕。”意味深长看了皇帝好几眼。

看着帝后之间气氛不对,周景云忙知趣地告退了。

当然这些细节周景云没有跟庄篱讲述,只说了是皇后表达歉意的赏赐。

庄篱端详桌案上摆着的彩罗。

“那这次是赚了。”她笑说,“一朵绢花,换一匹彩罗。”

说着又想到什么。

“绢花是姨母赠送我的,我想把彩罗也分与姨母。”

周景云笑了:“多谢你。”

庄篱看他一眼:“你我夫妻一体,谢什么。”

她这话说的如此顺畅,就像他们已经是老夫老妻,周景云忍不住轻拂鼻头,看了眼室内的婢女们。

“你们先下去吧。”他说。

春红抿嘴一笑,对春月使眼色,世子害羞了。

春月瞪了她一眼,但嘴角也掩不住笑意,带着人退了出去。

……

……

“你看看这个缉捕文书。”

周景云拿出张择给的画像,低声说。

“你看要抓的是……”

他在身前展开,夕阳的余晖普照在画卷上,画像女子的眉眼似乎更模糊了。

庄篱只看了一眼,一笑:“是我。”

果然是啊,周景云想,当时在张择那里心里已经有了猜测,只不过不动声色。

他看了眼画像,又看庄篱。

“这画像是…”

庄篱看着画像,说:“是我姐姐。”

原来这就是白瑛。

虽然当初先帝赐婚声势不小,但到底是侧室,不是可以与长阳王并肩受朝臣拜见的正妃皇后,出身也不显赫,在宫内并不起眼。

如果不是白循案,都没人注意到皇帝还有这个妃子。

周景云自然也没见过。

至于为什么张择要抓的是妹妹,却用姐姐的画像做缉捕文书,也很好理解。

姐妹两个分开时,白篱才五岁,白瑛就算记得妹妹的相貌,也总不能画个五岁的女童来抓人。

所以干脆以姐姐的画像来抓妹妹。

姐妹两人总有相似之处。

相似吗?周景云看看画像,又看坐在罗汉床上的庄篱。

“你和你姐姐,一点也不像。”他说。

其实当时在张择跟前看画像,除了有提防所以不动声色外,也的确是丝毫看不出跟庄篱的相似处。

庄篱笑了,看了眼画像,再看向周景云,眼神幽幽:“周景云。”

她似乎是第一次这样直呼他的名字,周景云不由看向她。

夕阳的余晖披在她身后,视线里她的面容都变得有些恍惚,耳边是她继续传来的声音,

“我常和春月在一起,我跟春月长得有些像。”

周景云看着她,慢慢点头:“是啊,你们常在一起,你们长得有点像。”

他的声音有些凝滞,似乎还在思索。

“但你比她好看。”

庄篱似乎没想到他还能多说一句,一怔,旋即扑哧笑了。

这一笑让周景云一凛,视线里虽然昏黄,但庄篱的笑让她的面容骤然清晰又明媚。

笑什么?周景云觉得心跳的有些快,移开了视线。

“说得不对吗?”他说,看了眼画像,收了起来,“像春月总比像…她好。”

春月的声音此时从门外传来“世子,少夫人。”

庄篱扬声说进来吧,春月走进来,刚进门就看到周景云看过来,眼神带着几分打量。

以往世子很少看她们,这是怎么了?

春月不解地看向庄篱,见庄篱笑着扭开头。

下一刻周景云也收回视线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夫妻两人在说什么悄悄话?她是不是进来的不是时候?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