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五十章 两语

第五十章 两语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周景云将衣服搭好,在床边坐下,看着庄篱。

室内灯火明亮,但不知道是不是灯火太亮了,她的眉眼有些恍惚,看不太清。

其实他先前也没看清楚她的样子。

他向庄先生求娶,庄先生同意后,她没有出来,只通过庄夫人表达听从先生和夫人的安排。

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婚礼上,掀起盖头。

但那时候戒备着前堂的张择,挂念后堂的庄先生,人多灯影妆浓,也没看清长得什么样,紧接着就是侍奉庄先生,再后来城门外将新妻子送上马车。

她服孝在身,素衣净面,他也第一次看清了模样。

想到这里时,周景云忍不住抿了抿嘴,幸亏有着一眼,要不然回到家在母亲屋子里见了,都要认不出自己的妻子。

他对这个妻子也不了解,除了她是白循的女儿,被庄夫人收为弟子之外,便一无所知。

人不太好,周景云抿了抿嘴唇,适才在母亲那边,东阳侯夫人抱怨说“你找的这是个什么人啊,知道她行事言语多恶劣吗?”

一个女孩子能多恶劣,是因为他妻子这个身份引来的不满罢了,他示意庄篱:“坐下来说话吧。”

庄篱依言走过来坐下,看着他。

“怎么不太好?”周景云问,又说,“我先前问你在家有没有受委屈,如果受了委屈,不得不自保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庄篱说:“我先前说过,我母亲生我的时候故去了。”

周景云点点头。

“所以,我克母,被视为不详。”庄篱说。

这个啊,周景云要说话,庄篱又截住他的话:“是真的不详,不止是我母亲,从小到大,在我身边的人都容易不好,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自己卖了自己,从族谱上刮去名字,就是不想影响白家。”

说到这里,她自嘲一笑。

“但还是没用。”

“不仅白家,收留我之后,庄先生也——”

“庄先生也死了。”周景云接过话,看着庄篱,“庄夫人,你,我,我的家人,这世上每个人都是要死的。”

庄篱看他一刻,笑了笑:“我知道,世子连钦犯都敢带回家,自然不怕这些事,只是这些事还是要告诉你。”

她说到这里停顿一下。

“你看,我此人不详,连做的荷花苞都能让人病情加重…”

荷花苞啊。

关于荷花苞的事,虽然打断了母亲等人说,他从李府和定安伯的讲述中也了解了。

所谓的荷花苞吓死了李十郎,李大将军其实根本不信,去定安伯府闹只是发泄怒火。

定安伯除了认为李大将军奈何不了上官府王家,就捡着他欺负,也认为是家中母亲烧香念佛入迷,家里的仆妇婢女们跟着发疯讨好,整天神神鬼鬼,捎带的陆文杰也被迷了心窍。

定安伯夫人带着陆锦来家里闹,也是另有心思。

他们口口声声说妖邪之事,但自己根本不信,只不过是为了达成所需。

他不能让他们为了达成自己私念,毁庄篱的声誉,所以一直压下去不提。

更没打算问庄篱。

这女子虽然面对定安伯夫人质问理直气壮反驳,声气朗朗站在院子里都能听到,其实心里还是不安吧。

周景云看着庄篱微微蹙起又似乎怅然的眉头,说:“那定安伯府的小婢女守荷花苞一梦活一命也是不详?”

庄篱似乎没料到他会这样说:“那是她福大命大——”

周景云笑了,打断她:“那李十郎就是福薄命浅,与你何干。”不待庄篱在说话,“你是庄先生和夫人的弟子,不要再说这种愚言。”

庄篱看他一刻,抿嘴一笑:“我当时遇到了庄夫人,之所以要卖身给她,是因为夫人说能治好我的不详之症。”

遇到庄夫人的时候她十岁吧,周景云想,夫人也是很会哄孩子的,听着庄篱的声音继续传来。

“跟着夫人后,她教我读书,制香,奏乐,冥思等等很多事,我的确好多了。”

“不过,这些年我还是很谨慎,很少出现在人前,来到你这里,我也尽量不去侯夫人跟前,能不出门就不出门。”

“还有…”

说到这里庄篱看着周景云。

“等风头过去了,我们尽快和离。”

风头过去,周景云看着跳跃的灯火,笑了笑:“先别想那么多,风头刚开始呢。”

是啊,先前张择不知道她的存在,此时此刻知道了,逃亡藏匿才刚开始。

室内静默一刻。

“来日方长,先歇息吧。”周景云说。

庄篱点点头说声好,看身后的床,问:“世子睡里面外边?”

周景云说:“我睡里外边吧。”

庄篱说声好,依言上床,又叮嘱:“世子,那你来灭灯。”

她的语气很轻松熟埝,就好像真的妻子叮嘱丈夫一般,周景云抿了抿嘴,这其实是他们第一次同床共枕。

室内的灯逐一熄灭,帐子里陷入黑暗。

安静中能听到两人的呼吸。

“你真不用想那么多。”周景云忽说,“是我带你来京城的,如果李十郎真是有不详,也是我带来的,真要说不祥,也是我这个人不详。”

庄篱噗嗤笑了,在黑暗中点点头:“世子说得对。”

周景云的声音也带着笑意:“睡吧。”说罢向外翻个身,然后听悉悉索索庄篱向内翻个身。

帐子里再无声音,呼吸声也越来越平缓沉静。

庄篱看着帐子里的夜色,虽然适才说得话半真半假,但多少也透露她自己的情况。

对周景云算是一半坦诚,也算可以了,毕竟她人不太好,除了不祥,骗人也很正常,庄篱闭上眼,与黑暗融为一体。

身后的人应该睡着了,呼吸绵长,是卸下了心事,轻松一些了吧,周景云心想,看着夜色中的床帐,她其实不用说那么多。

她是什么样的人,有什么样的性情,什么样的过往,他并不在意。

周景云闭上眼,沉入夜色中。

……

……

夜色沉沉,京城依旧灯火明亮,最明亮的所在就是皇城。

皇帝坐在御书房,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桌案上的奏章。

大太监高十二在旁捧着茶点:“陛下,夜深了,该歇息了,皇后娘娘等着您呢,刚才还让人来说,做了陛下最爱吃的点心。”

皇帝哦了声,说:“还有几本奏章,朕看完了再说。”

视线看着手里的奏章,呈现的并不是字,而是一副画面。

白瑛跪在地上的画面。

好像,连鞋子都没穿。

皇帝心里叹口气,白瑛是很讲究礼仪的,因为出身武将之家,自觉粗鄙,进王府后谨守规矩。

如今变成这副样子……

从未见过的样子。

莫名让人更魂不守舍。

“……陛下,要是娘娘那里不想去,就去丽妃那里,先前让宫女来说,说脚扭了一下。”

丽妃,是去年入宫的美人,十七八岁青春年少娇滴滴,这两年深得宠爱,但此时皇帝毫无兴趣。

白瑛瘦了很多啊,风一吹就能倒下了。

从门外走进来的太监王德贵心里嗤笑,高十二,你连皇帝的心思都摸不准了,这大太监真是到头了。

“陛下。”王德贵高声说,将手里的卷轴举起,“白娘娘的画像画好了,给张中丞送去吗?”

高十二脸一沉,喝道:“胡说,宫里那还有白娘娘?”

王德贵神情惊恐跪下:“奴婢该死,奴婢说错了。”

“她曾经也是朕的妃子,如今还在宫中,喊一声白娘娘也没错。”皇帝说,不悦地看了高十二一眼,“你大惊小怪什么?”

高十二忙陪笑说:“陛下,老奴是怕这罪妇玷污了陛下的声誉。”

皇帝的脸色更难看了,声誉,蒋后当政时,他战战兢兢讨声誉,被赞被骂都让他惊恐,唯恐触怒了蒋后,丢了性命。

现在他终于当了皇帝,还要因为受声誉所困?

“高总管多虑了,陛下的声誉岂能被他人玷污?”

王德贵的声音传来。

皇帝看向他,见这内侍不过是一个御前太监,脸上带着笑意,但眉眼倨傲。

蒋后当政的时候,身边的人都是这副桀骜不驯的样子。

只不过,当时这些人俯瞰他,现在则弯着腰仰视他。

现在是他当政了。

他身边自然也该是这般的人。

皇帝对他示意:“拿来吧,朕先看看。”

王德贵恭敬应声是,越过高十二,亲自在桌案上展开画轴。

明亮的宫灯下,一个素面散发白衣跪坐的女子呈现在视线里。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