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四十八章 琐碎

第四十八章 琐碎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庄篱在床上翻个身子。

对于蒋后她没什么感触。

蒋后当政的时候,她还小,又在边境,京城和朝堂对她来说太遥远的,谁当政不是小孩子在意的事。

她不知道父亲是不是蒋后党,但父亲的确曾经欢喜地说过,蒋后当政后边军的日子好过了很多。

“打仗就该这么打,边境就该这么守,这位皇后娘娘倒是懂这些粗鄙事。”

算着年纪,周景云少年成名,那时候倒是在京城,且是名门贵族,肯定能见到蒋后吧。

但所谓的蒋后党,蒋后活着的时候,都是高官厚禄权势赫赫,蒋后死后,则是恶贯满盈声名狼藉人人得而诛之。

不管蒋后活着还是死了,东阳侯世子周景云跟这些都不沾边啊。

他很早就外放为官,很少回京城,对朝堂纷争更是置身事外。

当然,知人知面不知心,或许他就是蒋后暗藏的棋子。

既然他说了他是,那怜惜蒋后党幸存的女儿也合情合理,庄先生没有再拒绝,同意了周景云的提议。

庄夫人也劝她跟周景云走。

“就算庄先生不在了,做为他的遗孀,依旧难免被张择监视,更何况回到亳州,族人陌生又心思各异,相比之下,虽然是京城天子脚下,但东阳侯府内倒是安全之地。”

然后她就跟他拜堂成亲,以东阳侯世子妻子的身份来到京城,藏进东阳侯府内。

所以先前周景云说“这危险是我带给家人的”这句话,也是对的。

庄篱看着沉沉的夜色,闭上了眼。

晨光透亮,室内婢女们进进出出,有侍奉洗漱的,有传饭的,热热闹闹。

梅姨娘站在廊下,不时避这个,给那个让路。

春红捧着两身衣服从外急步进来,看到有些无奈。

“姨娘怎么过来了?”她低声说,“让你晚上再过来问安,今天家里忙。”

梅姨娘忙低声说:“我知道我知道,少夫人让人告诉我了。”又陪笑,“我是想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。”

说着话忍不住向内看了眼。

春红似笑非笑看她一眼:“我们可不敢劳动姨娘,少夫人这里也不缺人手。”

梅姨娘以前叫春梅,是世子的大丫鬟,伺候世子是她的职责,但现在当了姨娘了,是妾。

没召唤,一大早就跑来堵着门,是来邀宠给正妻添堵呢。

梅姨娘红着脸诺诺两句什么。

春红也不想听,内里也有春月的声音唤“世子的衣服取来了吗?”

“姨娘也不是第一天来的,规矩都懂。”她扔下一句,高声对内应,“取来了——”

看着春红进去了,梅姨娘低着头撇撇嘴站着不动,急得小丫头挪过来扯她衣袖“回去吧。”

梅姨娘瞪了她一眼,回什么回,回去等着才是傻呢。

别人不知道,她自己心里清楚,世子根本就不来她这里。

最初是敬重新妻,也为了表明身边不确认,拒绝少夫人给雪柳那个丫头,才把她抬了姨娘。

再后来少夫人死了,为亡妻守着没有凡尘心。

现在终于又动了凡尘心,碍眼的雪柳也被新少夫人赶走了,她的机会可不是来了嘛!

内里传来脚步声,脚步轻稳,梅姨娘竖起耳朵,她能听出世子的脚步声。

她眼神热切看向厅堂。

周景云穿了一件褐色圆领袍,微微展开手,由春月系上腰带,春红举着圆镜给他看。

周景云看了眼镜子里,晨浴后的水汽还未散去,在眉眼间盘旋。

镜子里突然出现女子的脸,刚上完妆,粉白细腻,细眉入鬓,鬓角贴着两片花钿,正微微低头整理束带。

这是一张陌生的脸。

周景云移开了视线,转过身看向身后站着的庄篱。

“二叔三叔都不在京城。”他说,“两位婶娘也是前几年刚从任职之地回来,家中的子孙有的随叔叔们赴任,有的回老家守业,在京城的也就两三家,今日家宴人不会太多。”

庄篱点点头,看着那边厅内摆好了饭。

“世子,吃饭吧。”她说。

周景云嗯了声先一步走过去,说:“都先下去吧。”

春月立刻带着人退了出去。

室内安静下来,窗外传来女子说话声,春月的声音有些严厉,另有女声怯怯。

庄篱听出是梅姨娘,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周景云。

周景云已经端着碗筷在吃饭了,似乎并没有听到外边的嘈杂。

院子里恢复了安静。

“庄夫人说,她就不再给你写信了。”周景云低声说,“让你别牵挂她。”

庄篱嗯了声,低着头声音低低:“这样对她好,先生已经不在了,她不要再出事。”

周景云握着筷子顿了顿,说:“先生的病的确是无药可医,寿数将近,你莫要…”

庄篱抬起头看着他,笑了笑:“先生和夫人这样跟你说的吧,这是安慰你的话,其实先生的病之所以无药可医,是先前为了救我。”

先前?救她?周景云愣了下。

庄先生对所有的学生都很好,但也只是师者的好,其实并不跟学生们太过亲近,言始于道学,行止于道学。

就连这次生死大事,庄先生也没有跟他说太多话,尤其是涉及这个女子的事。

“我得知家里出事后,心急如焚,做了很危险的事,先生耗尽了心血,救回我一条命。”庄篱说,“他的确因为我而死。”

她小小年纪能做什么危险的事?算着时间,她那时候在庄先生身边,距离朔方千里之遥,是急火攻心伤了身?周景云心想,但并没有追问,只看着她,道:“既然如此,你更要好好活着,如此才不辜负先生。”

庄篱嗯了声:“我会的。”

室内的气氛有些低沉,周景云迟疑一下,忽问:“当初你把自己卖了多少银子?”

庄篱愣了下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周景云对她一笑:“庄夫人曾在信上说,遇到一稚女,售卖自己,应该就是你吧。”

售卖啊,庄篱带着几分追忆,说:“先生给了一幅画,说是价值百两银子。”

周景云笑了,摇头:“先生的画其实一般,那你是卖亏了。”

庄篱也笑了:“我父亲先前也总是这样说,不过,现在他觉得卖值了,要不然我就跟他们一起死了。”

周景云神情有些尴尬,他本想换个话题缓解她的悲伤,没想到,这个话题更悲伤。

少女脸上的笑,清新秀丽,但让人不忍心看。

他垂下视线,点点头:“是啊,值了。”

……

……

许妈妈带着几个婢女捧着盒子进来,先笑着端详周景云,满意点头:“昨晚的酒没有上头,一会儿夫人见了不会说你。”

周景云含笑说:“父亲也没让多喝。”

寒暄几句,许妈妈指着身后的婢女们,不咸不淡看了眼庄篱。

“夫人准备好了一些见面礼,待少夫人与大家相见时用。”她说,“该给谁的,夫人都分好了,写了标记。”

庄篱屈膝施礼道谢。

周景云看着婢女们捧着的匣子,想到什么,带着几分歉意看向庄篱:“先前送你回来太匆忙了,忘记给你准备这些,让你失礼了。”

庄篱看着他一笑,没有说话。

站在一旁的许妈妈略有些尴尬,视线在周景云和庄篱身上转来转去,世子对这位少夫人的确不一般啊。

……

……

“这是二婶娘。”

“这是三婶娘。”

周景云说,然后先对两位夫人施礼,庄篱在后跟着屈膝,春月捧着两套鞋袜上前。

两位夫人含笑点头,身边的婢女接了鞋袜,视线在庄篱身上转了转,又看鞋袜一眼。

“好孩子。”她们含笑说,各自送来一套首饰。

庄篱再次道谢,并没有留在两位婶娘前说话,周景云又引着她去见堂兄弟姐妹嫂嫂们。

周二夫人目光追随着他们,对东阳侯夫人侧身笑说:“你真是好福气,景云一回来,你连话都不用说。”

按理说该婆婆带着引见。

东阳侯夫人轻哼一声:“他自己找的媳妇,他自己伺候。”

虽然一直没见,但东阳侯夫人对周景云突然娶这么个儿媳的不满,妯娌两个也都知道,这也是人之常情,谁家娶媳妇,媳妇进门了当母亲才知道都会生气。

东阳侯夫人能让这个媳妇进门,已经是够大度了。

已经进门了,家和万事兴,周三夫人说好听话:“我看挺好的,年纪是小些,但文文静静落落大方。”

文静?东阳侯夫人心想那是你们没看到她顶嘴的时候,那气势,她才是婆婆呢!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