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三十六章 家事

第三十六章 家事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浴桶水汽蒸蒸,让简陋的驿所内室更加潮湿闷热。

坐在浴桶里赤裸肩背的周景云举着邸报,借着旁边的灯看完,轻轻舒口气。

“原来是大将军家的趣事。”他轻声说,将邸报递出去,示意一旁的仆从,“还给张中丞吧。”

仆从接过疾步而去,但不多时回来了。

“世子,张中丞走了。”

走了?

周景云坐直身子,侧头低声问:“去哪里?回京还是…”

仆从低声说:“没敢跟随查看。”

张择护卫众多,又极其警惕,不能窥探。

周景云默然一刻,想着适才张择桌案上堆积的文书,问:“家里都还好吧?”

马上就要到京城了,世子倒是越发常问家中,是关切先送回家的那位小妻子吧。

仆从应声好,特意说:“夫人还带着少夫人去拜访姨夫人呢。”

夫人或许会对新少夫人不满,毕竟不是父母之言,哪个当婆婆的都不会高兴,但鉴于世子的状况,夫人为了面子也不会把少夫人赶出去。

周景云默不作声,看着仆从还拿着的那封邸报。

因为张择走了,驿丞不肯也不敢接这个,只能再拿回来。

仆从察觉周景云的视线,忙问:“世子是担心李大将军那些人的事?”又笑说,“咱们家从不与这些人来往,风波闹再大,也与侯府无关。”

家中的成年公子们远离京城,未成家的公子们被严格管束,不吃酒赌博,远离纨绔和是非。

周景云嗯了声,但下一刻,还是猛地站起来,带着一身水迈出浴桶。

“走,回京。”

仆从惊讶,走?这澡岂不是白洗了!

……

……

天光大亮的时候,雪柳垂着头来到东阳侯夫人的院落,并不见东阳侯夫人,连许妈妈黄妈妈红杏都不见,婢女们也似乎少了很多人。

“今日皇后生辰,夫人天不亮就去朝贺了。”婢女樱桃笑说。

雪柳带着几分懊恼:“我竟然忘记了,没早早来伺候夫人。”

樱桃笑说:“哪里劳动你,我们总不能白吃饭。”说着推雪柳,“姑娘快去歇着吧,宫里宴席散了也到午后了,到时候你再来。”

雪柳迟疑一下,问:“可带了少夫人去?”

樱桃摇头:“怎能带她?尚未赐品级呢。”

周景云回来后见了皇帝皇后,才会给妻子领封诰。

再者,少夫人的出身,侯夫人也绝不会带着她去那种场合。

雪柳松口气要说什么,有人唤樱桃,樱桃便扔下一句“我先去忙了。”便走开了。

雪柳只能自己站了一刻,要走,又不想走,不走又不知道做些什么,看着两个小丫头擦地,指点了两句才走出去,身后隐隐有声音传来。

“…雪柳留咱们这里了?”

“那大丫鬟多出一个,替换谁?”

“你们急什么啊,又不是会真的一直留在这里,等世子回来…人家有好去处呢。”

“…我看不一定,新少夫人容不下她…”

“行了,不要乱说话了。”

听到这些话,雪柳脸色涨红,又是委屈又是恨又是恼火,还有几分惶惶,走出侯夫人的院子,就看到几个小丫头乱跑。

“…少夫人在花园里游玩呢。”

“…那边厨房备了很多果子。”

“…杏儿她们说少夫人很喜欢散果子,我们也去等着。”

雪柳又怒又冷笑,好啊,日常一副屋门不出的模样,夫人刚出门就去游玩了,还吃吃喝喝,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。

她将手恨恨攥了攥,也向花园去了。

……

……

“少夫人,就该多出来走走。”

春月笑说,将锦垫铺在亭子上。

庄篱坐下来,倚着栏杆看湖水,东阳侯府占地大,湖水也阔朗一片。

“那边是荷花池。”春红指给庄篱看,又问,“荷花苞没了,荷花也都谢了,不过还有荷叶杆子,少夫人要不要?”

如今连春红都敢跟少夫人说笑了,春月在旁抿嘴笑。

“杆子就算了。”庄篱笑说,“让人给我挖一块藕。”

春红好奇问:“藕也可以当摆件吗?”

庄篱点头:“可以啊。”

春红果然去唤园子里的仆妇挖藕,又有仆妇们笑着过来,拎着一篮子鲜花:“刚摘的,少夫人挑一朵戴。”

庄篱捻起一朵,不过没有戴在头上,而是扯下花瓣扔进了湖水里。

“戴我头上不如扔水中。”她说,看着花瓣在湖水中漂浮。

少夫人连树枝花杆都喜欢,还以为是个爱风雅之人,没想到会辣手摧花,仆妇们略有些惊讶,忙又说:“夫人撕着玩,我们再去摘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庄篱说,又示意春月,“将茶点给妈妈们拿去吃,她们也赏一赏日常辛苦打理的园林。”

仆妇们惊喜不已,虽然少夫人看起来不好相处,但也很大方,连连道谢,春月唤小丫头们将点心酒水送去,一群人自热热闹闹去吃吃喝喝。

庄篱倚着栏杆,将一朵一朵的花扔进湖水,春月在一旁看着湖水中弥散五彩斑斓的花瓣,不知是看久了还是风吹湖面起了涟漪,竟然觉得宛如无数鲜花绽放,比刚摘下来的还要灿烂。

真好看啊。

“其实当人儿媳好,你看,我这样做,没有人敢说半句。”庄篱的声音传来,“以前当女儿的时候,我这样做,我姐姐拎着扫帚追着我打……”

姐姐?春月看着湖中的鲜花瓣摇曳生姿,怔怔问:“你母亲呢?护着你?”

庄篱的声音宛如从湖水中传来。

“我母亲为了生我,死了。”

春月心里一声叹息,是了,少夫人说是父母早亡的孤女,原来母亲亡故是因为难产?

旋即又一愣,不对啊,孤女怎么有姐姐?

她晕晕乎乎抬起头,见庄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出亭子了,正站住脚回头看,似乎惊讶她为什么还没跟上。

先前是她的臆想?少夫人早就不在亭子里了?她在跟谁说话?

“回去吧。”庄篱对她招手,说,“今天该制香了。”

春月忙应声是,跟上去:“夫人需要什么香料,我去取来。”

庄篱点头说声好。

春月跟着她缓缓而行,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想问,但又想不起来,那边春红捧着一块藕跑来,她忙丢开念头,接过去“洗干净再拿过来,仔细沾到少夫人身上泥水。”

她们一行人离开了,亭子恢复了安静,雪柳从假山后走过来,看到地上空空的篮子,再看湖水中四散飘零的花瓣,红红艳艳,血淋淋,望之恶心。

她不由按着心口抑制干呕,恨声说:“真是毒妇,如此手辣。”

她本想移开视线,忽地看到花瓣中漂浮一物,与四散的花瓣不同,这是一整朵花,在湖水中起起伏伏。

这不是真花,是绢花。

少夫人把绢花掉进去了?

雪柳想啐口,又猛地抓住栏杆,人差点栽进去,一双眼瞪圆盯着那绢花。

这,这是那个薛夫人给的皇后赐的宫花!

她当时亲自登录造册,所以记得深刻。

竟然掉了这朵花!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