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三十五章 趣谈

第三十五章 趣谈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东阳侯世子周景云。

当年还是稚童的时候觐见先帝,坐着的皇帝大笑着起身,高呼“仙人入我朝”。

对于拥有无数美人已经对美见惯的先帝来说,能让他发出如此感叹,周景云的仪容可见多么惊人。

周景云现在已经不再是稚童少年,但长成后仙气未消,仪态翩翩,更令人心仪。

张择虽然对美丑无感,自己也同为男子,但每一次见到周景云,也还是忍不住先端详一眼,才能再开口说话。

“以为你早已经到京城了。”张择接着说。

周景云微微颔首见礼,说:“庄夫人带着庄先生的灵柩回亳州,我送了一程,绕了路。”

张择自然知道庄先生的事,事实上他先前刚好去查这位庄先生。

因为从被判蒋后同党的白循的家中搜出一副字,是庄蜚子所赠。

庄鹏翼,字蜚子,亳州庄氏,据说是南华真人庄周的后人,年轻时曾在京城讲道,才思敏捷,颇有声名。

但他拒绝了朝廷封官,也拒绝了圣祖观邀请修道,不入仕,不离红尘,四处游历,后开书院授课,颇有声望。

任何跟白循有来往的,张择都要查一遍,于是来找庄蜚子。

结果这庄蜚子不知是真身体不好,还是如同那个太守被吓死一般,竟然病重命不久矣。

还好也来得及问几句话。

“那字是白循花了百两银子买我的,他一介武夫,偏好附庸风雅,我路过朔方,拙荆因病困顿,缺钱,就…”庄蜚子面带惭愧解释。

家仆还拿出了当时在朔方问诊看病的方子,以及欠诊金药费的凭证。

白循的确好附庸风雅,此次获罪就是因为有人举告白循写过一首诗,赞蒋后为豪杰,心仰慕之,这就是白循的索命符。

张择也没有再多问,也多问不了,三天之后,庄蜚子就死了。

因为要魂归故里,庄蜚子进行了火葬。

张择亲自看着一把火烧掉了庄蜚子,问查也到此结束了。

人似乎能活很久,又一瞬间消散。

张择轻咳一声,收回遐思:“早知道庄夫人这么快就要回乡,我也多留时日不走那么早,再送送庄先生。”

周景云道:“中丞公事繁忙,这些凡尘俗事莫要挂在心上。”

张择一笑:“世子别说好听话,我张择黑乌鸦一般,惹人厌烦。”不待周景云说话,招手,“来来,坐下说话。”

周景云虽然进来了,但再次犹豫:“是否打扰了中丞?”

当看到驿站外左右骁卫肃立的时候,他就该猜到什么。

御史中丞张择因为手段酷烈,数年间抄家灭族无数,被人嫉恨,常遇刺客,所以请皇帝赐下一百左右骁卫,手持如朕亲临圣批,所到之处,平民百姓官员士卿都要退避。

只是夜色深重,一时没催马,且门外的兵卫看到了他,招手吆喝,为了避免被张择事后怨愤过而不问,他便上前自报了家门。

倒也没想张择会把他请进来。

张择似笑非笑:“怎么?世子也嫌我奸人恶吏,走近了污了声名?”

张择擅长织造罪名,哪怕只一个字一页纸,都能织造出滔天大罪。

据说当年他本想投蒋后门下,无奈蒋后门下奸人太多,轮不到他,张择便转投了长阳王。

待长阳王登基,斩杀蒋后,将蒋后门下的奸人恶吏一扫而光,他便脱颖而出,恶名远扬。

除了擅长罗织,张择心胸狭窄,曾经因一官员经过没打招呼,认为对他不满而打击报复。

听到张择这质问的话,周景云倒没有惊恐不安,只说:“我是怕打扰中丞公事。”

他的视线在张择桌案上看了眼。

张择又换了笑脸:“没什么公事,是京城的趣事。”

周景云便不再推辞依言坐下来,问:“京城有什么趣事?”

张择哈哈一笑,说:“京城最近趣事多的很,世子你不就是其中一件?”

周景云突然成了亲,还娶了个穷书生家的孤女,实在是出人意料的趣事。

当时他来查庄蜚子,没想到会遇到周景云,更没想到周景云在成亲。

说是庄蜚子弟子的女儿,弟子夫妇早亡,女儿被庄蜚子夫妇养大,如今庄蜚子命不久矣,恰好遇到周景云来探病,一个孤女无依,一个鳏夫无妻,便说合成了姻缘。

“是为了让庄先生安心。”周景云当时对他解释,“也为了我不再让人挑拣婚姻。”

后一句才是关键。

张择立刻知道了周景云的意图。

周景云的亲事在京城被很多人打探,连陛下也准备过问,看来,周景云是不想再被皇帝赐婚了。

周景云听到张择又打趣此事,笑说:“我成亲不算趣事,我遁入空门不再娶妻才算趣事。”

张择哈哈大笑。

对于周景云的意图,他并不在意。

周景云这是得罪皇帝,又不是得罪他,他也没女儿要嫁给周景云。

他乐看热闹,顺着周景云的话说:“我也认为这的确不算什么趣事,娶妻还是简简单单人家好。”

他从桌案上随手抽出一封公文,啪啪一抖。

“比如跟朔方节度使白循做姻亲的,先前有多得意,现在就有多懊悔。”

朔方节度使白循啊。

周景云的视线落在公文上。

白循案已经落定了,夷三族,除了白家,母族,妻族,皆同罪。

娶了白家女儿,嫁进来当白家媳妇的姻亲,也都跟着倒了大霉。

“福祸相依。”他垂下视线说,“既然得了姻亲之荣,自然要承担姻亲之祸。”

说罢抬眼有几分好奇。

“那,贤妃娘娘是不是要赐死?”

做为白循的女儿贤妃也难逃牵连,被剥夺封号打入冷宫,按理说接下来就该赐死了。

张择笑了笑,摇头:“陛下太多情,舍不得一杯鸠酒。”

周景云喝了口茶:“在冷宫里,也算是生不如死。”

到底是皇帝的女人,不便多谈,张择看着对坐的周景云,转开话题,说:“回京的路上又遇上了,我与世子缘分不浅,今次世子回京,陛下必然要封官,来我这里如何?我这里可是极其发财。”

周景云摇头。

张择细眉下的笑便变得阴恻恻,手转着茶杯:“也是,我恶名昭彰,粗鄙不堪,辱没了世子清名。”

周景云说:“我志向不在发财,我想入户部,为陛下守财。”说这里,举起茶杯,“也让张中丞您抄检来的脏银罪银变为利民利国之财,助陛下千秋功业,让我朝国富民安。”

张择哈一声:“那这是不是也算是我的功劳?”

周景云点头:“当然。”

张择哈哈大笑,握杯子与周景云一碰:“那我就祝世子心想事成。”说罢又一笑,“不对,一定心想事成,谁要是敢阻拦了世子的前程,那就是要坏我张择的大功劳,我张择要他好看!”

周景云一笑,将茶一饮而尽。

张择亦是饮尽。

再说了两句闲话,周景云起身告辞:“明日还要赶早,先去歇息了。”

张择也没再挽留:“我明日还走不了,不能与世子同行了,待到了京城再聚。”

周景云说声好,再次施礼,转身迤迤然而去,消失在视线里。

张择望着门口出神。

“郎君。”烹酒的仆从说,“东阳侯世子拒绝你的好意,你不生气?”

张择捡起一枚菜豆扔进嘴里。

“他不拒绝我,我才生气。”他说,摸了摸下巴,“如果周景云像其他人那样,对我卑躬屈膝…”

想象一下那场面,张择露出嫌恶,一张美貌的脸做出那般姿态真是恶心。

一定要除之而后快!

这边主仆正说话,有一个青衣仆从走到门外施礼:“中丞,我家世子沐浴,突然想起适才走的急,没听完中丞的话,让奴来问,不知京城还有何趣事?”

张择哈哈大笑:“世子真是有趣!”

敢在他张择面前走了又问未说之话的,周景云也是第一个。

周世子落落大方,他张择也不能小家子气。

“找出那封邸报,给世子拿去看。”

仆从施礼道谢告退,夜色里有握着刀的兵卫又奔来。

“中丞,朔方的信件来了。”

青衣仆从在灯下打开书信,说:“是报来的白循族人事。”

张择有些漫不经心。

白循一案的男犯已经斩首了,他亲自一一查验过人头了。

余下的案犯或者发配流放或者充入教坊司,从此罪奴之身三代难翻身。

“白循一门女眷趁着交接的时候,不分老幼皆上吊自缢了,没能押送入京城。”

听到仆从的话,张择神情一沉。

“多少人等着享用白家女呢。”他啐了口骂扫兴,又恨声,“圣恩绕她们不死,竟然不知好歹,把尸首悬挂示众!”

青衣仆从应声是,又微微皱眉:“还有一事,白家的籍册似乎出了纰漏,不知是不是漏了一人。”

漏了一个?

对于喜欢一杀千家,斩草除根的张择来说,这是绝对不能忍的事,大怒:“籍册怎能出纰漏?有人作假护着白家?”

仆从忙说:“不是作假,是抓人的时候籍册上就没有。”

什么叫籍册上没有?没在籍册上又哪来的少了?

仆从将随书信来的一卷竹简籍册在桌上铺展:“中丞请看。”

白循出身并非望族,到了他父亲这一代才有了官身,家谱也才热闹起来,只不过昙花一现,热闹才起又呼啦啦倒下,以后子孙们要么从罪奴重新繁衍,要么就此断了根。

仆从的手指在白循的名下,滑过有名有姓的五子两女,落在末尾空空处。

“此次白家女眷死去,官府再次核对籍册时发现,这里有删刮痕迹。”

张择伸手抚过去,指腹沙沙粗糙,似乎有名字刻在其上,又被抹去了。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