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三十四章 息怒

第三十四章 息怒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早年的时候他还领个吏部的差事。

但蒋后当政,朝堂的氛围越来越可怕,他就卸了职躲了,想着将来东山再起。

只是没想到新帝登基后,东山再起的人太多了,他根本挤不进去。

因为当时躲蒋后,也躲了皇子们,唯恐受牵连,导致长阳王这个皇子都不认识他。

他去见皇帝的时候,皇帝都没想起来他是谁。

他硬着头皮花了钱,贿赂皇帝身边的近臣,多去了几次,好歹皇帝认得他了。

但始终没有赐官。

且递上去给长子请封世子的请求也迟迟没有回应。

该不会他这一代伯爵就到头了吧?

真是心力憔悴,喝个酒睡个觉还要被打扰,真是烦死了。

定安伯没好气地瞪了定安伯夫人一眼:“别总盯着我,去管管你的好儿子们,一个个不像样子,告诉陆文杰,这几天别出门,撞上大将军公主王家的官司,被人抓了去,我可救不了。”

那还不是当爹的不像样子!怎么能怪她?定安伯夫人恼火。

“伯爷,您再睡下去,别说文杰了,咱们家连婢女都活不下去了。”她喊道,说着哭起来,“我可怜的三娘子啊,你死了,丈夫归了别人,连留下得婢女都被赶走。”

听到三娘子,定安伯伤心又冒火,这个死丫头真是命短,养那么大,刚成亲,还没贴补娘家,就死了。

那么好一个女婿眼睁睁飞了。

“东阳侯府又怎么了?”他咬牙问。

定安伯夫人恨道:“那个续弦真把自己当正头娘子,要把我女儿留下的痕迹一扫而光!”

定安伯站起来,怒道:“她敢!”

说罢迈步向前,却忘记了穿鞋,也忘记了自己刚摔了一个茶杯在地上,一脚踩上去,定安伯发出一声痛呼,人也歪倒,书房里顿时乱作一团。

……

……

“伯父息怒。”

“我怎么息怒!等东阳侯府来跟我断亲的时候再发火吗?”

听到这句话,刚裹好脚上伤的定安伯气的再次站起来。

“我要去陛下面前告他!”

刚迈一步,伤口疼的人一个趔趄。

定安伯夫人忙搀扶,喝斥陆锦:“你别总向着那边,喊一声义母,真当亲的?”

陆锦忙说:“不是向着那边,侯夫人还护着雪柳,这是她们婆媳不合,不是跟咱们家不合,伯父此时质问,反而让夫人跟咱们离心。”

定安伯怒目:“这种儿媳,当婆婆的还不把人赶出去,就是不跟咱们一条心。”

“那庄氏极其善辩,听说在薛家,把薛老夫人都嘲讽了。”陆锦说,“更何况世子还没回来,夫人怎能把人赶出去,岂不是让世子成了笑话?侯夫人必然也一肚子气,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,所以,伯父伯母这时候不能质问侯夫人,要帮她出气。”

定安伯夫人皱眉问:“怎么帮她出气?我去把那庄氏骂一顿?”

陆锦笑说:“伯母不用屈尊见她,皇后的生辰就要到了,伯母不是要进宫祝贺吗?到时候您别冷落侯夫人,也别给她脸色看,要安慰她,劝劝她。”

定安伯夫人哼了声,明白了陆锦的意思,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东阳侯府这个新少夫人飞扬跋扈,连婆婆都敢不敬。

最关键的是面对定安伯夫人的关切询问,东阳侯夫人不能伸手打笑脸人,更不能维护新儿媳,伤了先儿媳母亲的心。

到时候命妇们议论,皇后也会知晓,让她在皇后面前,留下个坏印象。

陆锦伸手拍了拍心口,她还真怕庄氏装大度贤良淑德呢,没想到脾气这么大,这是好事啊。

定安伯看看她们,哼了声靠坐在床上。

“女人的事,女人解决吧。”他说,“那我就不出门了,李大将军奈何不了上官家王家,一腔火气没地方发,免得撞上了,避一避吧。”

孙子变成了活死人,对李大将军来说,绝不是一场梦,对京城的民众来说,也不是一觉睡醒就忘记的事。

涉及大将军府公主府太原王氏高门权贵,又夹杂着女鬼索命传奇的故事,足够热闹几天。

热闹甚至写在了邸报上飞快地传向四面八方。

夜色再一次降临大地,一处山间的驿站,宛如星辰闪耀着光芒。

驿站并不大,但整个驿站灯火通明。

不过院落里没有人来人往,用于吃饭的大厅里更是只有一桌。

一个穿着素袍男人坐着,身边有两个灰衣仆从,一个在烹茶,一个在整理文书。

素袍男人约有三十七八岁,带着几分书卷气,手边有几封文书,一手举着一封看,一手夹菜送进嘴里,宛如勤学的书生。

他看着看着,忽地噗嗤笑了。

“第一次见上官驸马这么硬气。”他说,念着文书上的话,“此乃公主门厅,我家儿郎皆是皇亲,不知李将军要拿的杂种是谁?”

“果然还是自己的儿子重要。”整理文书的仆从先前已经看过这封邸报,说:“当年太子谋逆被先帝问罪,私下派出数仆从往兄弟姐们家中求救,上官驸马连门都没让开,躲在门后说此不是公主府,是上官府,清贫之家,不知皇亲是谁。”

旁边烹酒的仆从也探头看了眼,挑眉说:“竟然惹到了李成元,那金玉公主还不趁机除掉这小子?”

素袍男人笑了笑:“公主还是深爱上官学啊,否则当初闹出外室的时候,就该将上官学斩杀了。”

“公主如今重新盛宠,想要什么美少年没有?上官驸马已经老了,容颜不复,留着干吗?”烹酒的仆从神情几分不屑。

素袍男人端起酒一饮而尽,摇着酒杯:“这你就不了解金玉公主了,夺来的东西就是不喜,也绝不放手,这辈子上官学就是死,也只能是上官驸马。”

听到这里,两个仆从都有些好奇“传说当年上官学有心上人,不知是哪家女子?”

素袍男人似乎有些了解,要说话,门外响起脚步声,一个兵甲卫站定高声说:“张中丞,驿站外有人投宿。”

烹酒的仆从竖眉骂道:“让他滚,中丞所在不得靠近。”

兵卫神情有些讪讪:“小的知道,只是,那人是,东阳侯世子。”

素袍男人抬起头,问:“周景云?那快请进来。”

兵卫转身奔去,不多时门外再次响起脚步。

“原来是张中丞在此。”门口的人隔着纱帘说,“打扰了,某这便离开。”

夜色里男声如春风温和,又如清泉灵动。

素袍男子淡漠的眼中浮现笑意。

“世子既然来了怎能说告辞?”他说,站起来,“快请进来喝一杯。”

随着他开口,两个仆从脸上的倨傲也瞬时退散,温酒的仆从还小步快跑到门前,亲手打起帘子,门外的人清晰地出现在眼前。

这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,高挑挺拔,皮肤白皙,五官俊美,廊下室内的灯火倾照在他身上,闪耀着莹润的光芒,宛如一块美玉。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