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白篱梦周景云庄篱 > 第二十二章 言问

第二十二章 言问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对于薛家四公子的事,庄篱倒是能笑一笑,只是当听到雪柳说死的人是李十郎美妾时,她心里已经感觉有些不妙。

这个人她见过。

虽然只是梦里一瞥,但……

“你如今神魂不稳,极其容易沾染他人执念,且不要动用化梦之法,好好蓄养生魂。”

庄夫人临行前的叮嘱在耳边萦绕。

李十郎和美妾都是活人的时候,与她虚实有别,互不相干。

现在美妾死了,人死魂散,但因为满含怨愤,怨生执念,执念残存天地间。

有过擦肩而过结下的机缘,这执念只怕会缠上她。

或者说,她神魂不稳,极其容易被外物侵扰,招来了这缕残念。

果然……

庄篱看着四周,尖利的哭泣声对她来说没什么,但四散的雾气将夜色隔绝,原本清晰的前路城池都变得模糊。

她试着再迈步,脚下也不再是坚实的地面。

如果是以前不过是挥袖拂去,但经历过一次生死好容易保下这条命,连挥袖的力气都没有。

但不驱散这个执念,只怕她只能被困在这里,走不到她想去的地方。

不能强行驱散,那就只能让它自愿散去。

哭声从四面八方来,庄篱抬手在唇边轻轻拂过,有一枚字被揭下来,墨黑的字在手中燃出光亮,旋即湮灭消散。

“你有何噩梦难消?”

随着她这句话,萦绕不绝的哭声停下,雾气也渐渐凝聚,夜色重新清晰,空寂的街道上浮现一个女子。

虽然身形虚浮,但可以看出她年纪二十左右,发色乌黑挽着灵蛇髻,脸上未施粉黛,白里透红清纯可人,但又有一双丹凤眼水波流动娇媚。

可以想象,活着的时候是怎么样美貌动人。

“他杀了我!是他杀了我!”

女声尖利,满含怨恨。

庄篱问:“他是哪个?章九郎吗?”

但残念就是这样,没有了神魂,看起来是这个人但又不是这个人,说不出来更多的话。

“他说过与我永世不分离,他怎能骗我?”

哭泣声再次传来。

女子抬手掩面,身形浮动,不再是先前华丽,变成了落水模样,长发垂散,衣衫纷乱,水不断从身上滴落,在脚下弥散。

“我要他亲口对我说个明白!”

庄篱看着弥散的水,恍惚间宛如站在了金水河中,耳边有水声哗啦激荡,夹杂着船工的吆喝,女子们的笑声,她抬头看,见那一艘楼船在河面上缓缓驶来,灯火璀璨,其上人影交错,珠光宝气,富丽堂皇。

……

……

这一次春月没有睡过头,而且不知道是出门应酬累了,还是怎么了,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踏实,干脆天光刚亮就起来不睡了。

她进来内室,庄篱还没起床,不过人也醒了,坐在床上喝水。

春月半蹲在床边,等着伺候她起身,拿起鞋子有些怔怔。

这次鞋底倒没有脏,但鞋子是湿的。

是少夫人昨夜不小心把茶水洒在上面了吗?

“我再睡个回笼觉。”庄篱喝了几口水说。

反正也不用给夫人请安,应该也不会再出门,春月含笑点头:“我去给梅姨娘说一声。”

今日也到了梅姨娘问安的日子。

春月应声是,将湿鞋子拎起来,刚要走,庄篱的声音又从帐子里传来。

“春月,你打听一下,那个溺死的妾叫什么。”

那个李十郎换赌资的美妾?春月微微惊讶,少夫人还记得这件事啊。

到底也还年轻,有些好奇吧。

“好。”她也不多问,应声是。

这件事很好打听,春月都没有去问雪柳,来跟梅姨娘说话时,梅姨娘很是忐忑不安,拉着春月打探少夫人是不是厌烦她。

春月再三说不是,是少夫人没歇息好,今天不想见人。

梅姨娘也不太信,看到春月拎着绣鞋湿了,抢着要亲自来洗。

“小丫头们不会洗,都洗坏了。”她说。

春月无奈只能让她洗,否则梅姨娘更加不安。

“你听说李十郎千金买美,花小娘一怒跳江的事了吗?”梅姨娘一边洗鞋一边眉飞色舞说。

已经传开了吗,春月有些惊讶。

梅姨娘说:“我娘那时候在河边给厨赏买鱼,亲眼看到尸体了,哎呀真是吓人。”

梅姨娘是家生子,爹娘都在府里当差,随着她当了姨娘,爹娘在府里也都得了美差。

亲眼看到了啊,春月忙坐下来:“姨娘快讲给我听听,我跟少夫人出去一天,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这件事看起来热闹,其实也很简单,只是因为涉及的人物比较有名而吸引人。

李十郎是大将军李家的子弟,大将军李成元带着千牛卫杀了蒋后,拥立长阳王,作为拨乱反正的功臣,几乎能与宰相朱兴建几乎平起平坐。

李十郎作为李氏子弟,自然与其他权贵子弟一般花天酒地,挥金如土。

“李十郎去年领职去金陵,对当地花魁一见倾心,花了一千金为花魁赎身,带回京城来。”

“带回来不到一个月吧,在上官月的楼船上缺钱用,就把这个花魁卖给了章九郎。”

“那个花魁哭闹去投了金水河,淹死了。”

春月将听来的事告诉庄篱,这些倒也都是雪柳说过了,虽然没这么详细。

不过还有一些雪柳不知道或者没讲的。

“那花魁的婢女找到尸体后,除了说章九郎杀人,还说李十郎忘恩负义,谋财害命。”

听到春月打探回来的消息,庄篱握着茶杯看过来。

“谋财害命?”她问。

谋谁的财?

那花魁?

但春月却不知道了,摇头:“没多久官府的人就来了,将婢女和花小娘尸首都带走了,后来…”

她停顿一刻。

“官府拖了两具尸首出来,送去义庄葬了。”

正如她所料,那婢女受不得二十杖,人牙子刚来就咽气了,人牙子自然不肯要,只能义庄里席子一裹着埋了。

那美妾自然也是如此,李十郎给她一席子裹身还被赞仁义。

庄篱没有再说话,喝了口茶。

“说起来,这花魁也是糊涂,被转卖就转卖了吧,只怪自己遇人不淑罢。”春月轻叹一声,“她一个女妓,烟花之地出身,见惯了逢场作戏,何必寻死觅活,死又如何,不过是让世人看一场笑话。”

庄篱倒没有什么感叹,只问:“她叫什么?”

春月忙说:“花小仙。”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