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姐妹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东阳侯夫人坐着,只垂着眼看手里的银耳羹。

陆锦对庄篱施礼,笑着说:“嫂嫂快请坐。”

庄篱看向她。

“这是定安伯家的阿锦小姐。”许妈妈在旁笑着介绍,“也是咱们夫人的义女。”

这是解释那声嫂嫂的称呼。

庄篱含笑还礼:“阿锦妹妹好。”

陆锦抿嘴笑,打量庄篱:“从世子哥哥这里论自然是叫嫂嫂,但我和嫂嫂论年纪,说不定我还大一些呢。不知嫂嫂今年多大?”

庄篱说:“到八月就满十六了。”

陆锦哎呀一声:“果然比我小两岁。”说罢上前牵了她的手引她坐下,见庄篱看旁边的桌案,上面摆着乱乱的纸笔墨,“我刚才在画花样子。”又问庄篱,“日常喜欢做什么?”

庄篱说:“也就是读书写字。”

陆锦哎呀一声:“肯定很厉害,不像我,抄佛经义母还嫌弃写的不好。”说着又笑,“以后让嫂嫂来抄佛经,义母就不会嫌弃了。”

东阳侯夫人抬眼看她,板着脸说:“心思都用在偷懒上。”

虽然是板着脸,但眼里都是笑意。

陆锦松开庄篱来到她身边:“不偷懒不偷懒,我回家好好练字。”又笑说,“以后多一个人给义母抄佛经,义母礼佛的心就更诚了。”

东阳侯夫人呸了声:“难道没佛经我就不心诚了?”说着戳陆锦的额头,“一天天在我跟前没大没小混说。”

陆锦握着额头连声说不敢了,又眼波转了转,说:“果然有了嫂嫂,义母就嫌弃我了。”

说完嬉笑着躲开,东阳侯夫人伸来拍打她的手落空,只能指着她:“在你伯父伯母面前也敢这样?”

陆锦摇头:“那是不敢,只敢在义母跟前没大没小。”

东阳侯夫人噗嗤笑了,许妈妈等仆妇婢女也都笑起来。

“没办法,都是夫人惯的。”许妈妈笑说。

室内重新恢复了欢声笑语,东阳侯夫人原本板起的脸色也恢复了柔和。

看着这其乐融融一家人的场面,庄篱坐着含笑看,并不说话。

东阳侯夫人心情好了,看向庄篱。

“你既然进门了,景云必然告诉你了,先前那位少夫人是定安伯府的。”她说,“也就是阿锦的姐姐。”

庄篱便站起来,应声是:“我知道。”说罢再对陆锦一礼。

陆锦忙还礼,脸上也没有先前的嬉笑,带着几分哀伤。

这孩子也不过是强颜欢笑罢了,姐夫有了新人,也意味着去世的姐姐真的成了过去,东阳侯夫人心里也几分难过。

“其他亲友,等景云回来,你们再一起见。”她说,“阿锦不是外人,是一家人,你先见见,认一下妹妹。”

庄篱再次应声是。

陆锦唤自己的婢女过来,接过一个小锦盒,递给庄篱。

“你和世子哥哥的成亲的贺礼,待正式见面的时候我再给。”她含笑说,“这个是单独给你的,是咱们姐们之间的小心意。”

庄篱伸手接过:“多谢妹妹。”

说罢看向门边。

按理说大丫鬟是雪柳,有资格来夫人这里,但鉴于雪柳已经提前来了,出门时庄篱叫上了春月。

站在门边的春月有些紧张,待庄篱看过来,她更有些缩手缩脚。

站在陆锦身边的雪柳忍不住撇嘴,怎么回事?以往她管着这些婢女也没这么上不得台面啊,怎么跟了这个庄氏,就变了。

庄篱对春月伸出手:“我也给陆小姐准备了礼物。”

见面礼?雪柳许妈妈等人神情有些惊讶,庄氏是几乎空着手进门的,只领着一个装着乱七八糟小物件的包袱,如今穿的衣服都是府里给的,先前见家里人不管是少爷小姐还是姨娘都没有拿出见面礼。

这是从那小包袱里翻出什么了?

许妈妈有些紧张担心,别拿出不像样的东西,丢的是东阳侯府的脸。

夫人应该早点给庄氏准备一些。

她忍不住去看侯夫人,侯夫人垂着眼浑不在意。

“是吗?”陆锦好奇问,“嫂嫂给我什么?”

看到庄篱伸出手,再听陆锦询问,春月再也不能站着不动了,将裹在衣袖中的长盒子拿出来,带着豁出去的表情上前,捧给陆锦。

陆锦接过,对庄篱一笑:“我能打开看看吗?”

日常接到礼物都是收起来,不会当着面打开的。

关系好一家人可以不讲这些。

庄篱含笑点头:“是我做的永生花。”

听到永生花三个字有些稀奇,许妈妈等人婢女也忍不住好奇看过来,陆锦打开了盒子,长长的盒子里摆着一支荷花花苞。

所有人的神情都有些凝滞。

雪柳更是瞪圆眼。

这!

这不是庄篱插在花瓶里的那个荷花花苞吗?

都摆了三四天了!

她都怀疑自己看花眼了,这怎么就拿来当礼物送人了?

她不由去看春月,见春月几乎将头埋在胸口了,一副不敢见人的模样。

春月是真不敢见人,适才要出门时,庄篱突然说准备礼物,让她去拿了一个盒子来,然后将花瓶里的那个荷花装了进去,她当时都傻了。

这怎么能当礼物呢?

如果实在没礼物就别送了,如果真要送花,让她去荷花池里重新摘一朵也行啊。

“它被我做成了永生花。”庄篱给她解释,“永远不会开败,很适合摆放。”

什么时候做的啊?没看到过啊,只看到少夫人在桌案边熏香写字,春月没办法阻止,红杏又等着走,只能抱着盒子深一脚浅一脚跟过来。

真是,太丢人了。

陆锦跟这些婢女们不一样,不知道这荷花花苞的来历,不过也一瞬间有些怔怔,还伸手摸了摸,原本以为是绢花,但触手发现是真的。

这辈子第一次收到这种礼物。

不过,她陆锦什么场面都能应付。

“啊…春水池的荷花快开了吧?”她一句话点出自己对东阳侯府的熟悉,再笑盈盈看庄篱,“嫂嫂亲手为我摘的吗?”

庄篱说:“它跟池子里的荷花不一样了,我薰制过了,你回去摆起来,永不开败。”

真的假的啊?听起来怪怪的,不过,不管是一样的荷花,还是怪怪的荷花,别人敢送给她,她当然敢收喽。

“谢谢嫂嫂。”陆锦笑说。

庄篱颔首:“不用客气。”

还不用客气,雪柳忍不住按着胸口,这也就是遇到阿锦小姐了,人好性子好,换做京城任何一位小姐,都能把花甩回去。

陆锦笑着收起盒子。

不知是该说的说完了,还是被这荷花花苞也磨去了耐性,东阳侯夫人说:“好了,你去忙吧。”

庄篱也没有再多说应声是,施礼退了出去。

春月跟着她走出来,雪柳依旧留在室内,门帘放下内里传来隐隐说笑声。

“今天留在家里吃饭,蒸了你最爱吃的鸽子。”

“我还想吃雪菜鱼。”

“好好,给你做雪菜鱼。”

……

……

看到庄篱微微回头看,春月心里叹口气,义女比儿媳妇亲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“少夫人,回去吧。”她小声提醒。

庄篱收回视线迈步,又问她:“雪菜鱼好吃吗?”

春月愕然。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