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新居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在东阳侯府的日子的确是刚开始,但只用了一天的时间,庄篱就将室内换了个样子。

倒也不是说大变样,只是换了一些摆设。

春月捧着一个绿釉莲花炉进来,问站在书案前的庄篱:“少夫人您看这样的可以吗?”

庄篱正在摆笔架,闻言看过来,点头:“可以,就是这样的。”

春月将莲花炉放在桌案上,再环视四周,墙上挂上了一支竹笛,桌上铺展了纸张,摆放了几个大大小小的青瓷碟,一个木匣子,一个青玉笔架。

有两个婢女在内室忙碌,将原本的帐子换成了素纱,帐子外悬挂上一只绣着彩蝶的香囊。

庄氏进门时候只带了一个包袱,除了两件换洗衣衫,便是琐碎的笛子,碟子,香囊,匣子等物。

虽然简单,这些琐碎之物在室内摆开,立刻添上了主人的气息。

春月知道常用的旧物能安抚一个人到陌生地方的不安,不管外表看起来多平静,庄氏到底是个十几岁的年轻女子,陡然进了东阳侯府,怎能不忐忑?

“府里有养着荷花吗?”庄篱问,摆好了笔架,她也环视室内,视线落在窗台这边的花架上。

花架上摆着一盆兰花。

这么快就指手画脚了?刚从外边走进来的雪柳含笑说:“有,咱们府里有个花园,蓄了水,养了一池荷花。”

庄篱点头:“去帮我取一支荷花来插花瓶。”

“少夫人,荷花现在还没开呢。”雪柳提醒说。

庄篱道:“无妨,就要荷花苞。”

一个穷苦孤女,懂什么美丑,随便吧,雪柳抬脚出去吩咐小丫头们,小丫头们很快折了一只荷花花苞来。

这边春月搬走了兰花,又拿了一个花瓶回来,这是一个土陶瓶,看起来很不起眼。

但这土陶瓶跟庄篱摆出来的碟子,找的香炉是类似的,庄篱看着春月不由一笑:“谢谢,你有心了。”

春月含羞一笑,婢女本分哪里当一声谢,将荷花插好。

庄篱提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,唤雪柳进来:“这是我吃饭的口味,你送去厨房,按照这个来就行,如有不合适不好做的,让她们告诉我,我再调换。”

雪柳扫了一眼,含笑夸赞:“少夫人好字。”

会夸赞说明懂书法,庄篱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“少夫人的口味很清淡。”雪柳接着说,“食材缺少了去找就是了,做不出来就去问大厨房的人,哪里用少夫人调换。”

庄篱一笑:“我是说,调换厨娘。”

雪柳噎了下,不再说话,屈膝施礼退了出去。

看着雪柳向厨房去了,春月走出来,对另外两个婢女春红春香小声说:“你们都用心些,我看新少夫人也不是好惹的。”说着冲雪柳离开的方向努努嘴,“别跟她一样。”

春红春香应声是:“姐姐放心,我们断不会不知分寸。”

……

……

庄篱并不在意婢女们的小心思,布置好了房间,便让其他人不要打扰,开始焚香,习字。

桌案上的木匣子打开,看起来不大,却能推拉成两层,一层摆着银制器具,一层摆放着五颜六色的香料。

周景云说让她来家里,她既然同意了,就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,如果因为侯夫人不喜冷待就自怨自艾,那是对不住周景云的心意,如果因为出身忐忑卑怯,则是对不住自己。

庄篱拿起银勺子舀了一点紫色粉末放在桌案上的碟子里,随后不断添加各种香料,伴着博山炉袅袅白烟腾起,但室内并没有丝毫香气。

白烟细长摇曳绵延不断,绕过柱子,拂过屏风,轻嗅花瓶里的荷花苞。

庄篱收起了木匣子,微微垂目,提笔在纸上重重落下。

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;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……”

伴着她的字在纸上一一浮现,博山炉内的白烟虚浮,室内宛如蒙上一层纱混混不清。

……

……

站在门外廊下的春红忽地耸动鼻子。

“你们有没有闻到香味?”她低声问。

春香说:“春月给少夫人寻了香炉,少夫人在焚香了吧。”

春月则已经转头看着身后,神情有些怔怔:“看,荷花开了。”

荷花?

适才少夫人是让折了一支荷花来,她们也暗自嘀咕,不要珍贵的兰花,要摆荷花苞,也太俗气了。

春红春香也转过头,透过窗户看到花架上那支荷花苞,徐徐颤颤绽开粉白鲜嫩的花瓣。

……

……

梅姨娘站在厅内忍不住四下看。

不过是隔了两三天来,这间屋子她都陌生了。

“少夫人真是读书人。”她说,“满屋子墨香。”

梅姨娘又看向花架,继续夸赞。

“荷花不开花插花瓶里也这么好看,我以前只知道开花了好看。”

一旁的雪柳知道她只是在胡乱说好听话,荷花花苞有什么好看的,还不如残荷呢,不过…

雪柳眼神略有些恍惚,想到那天她从厨房回来,春月三人非说看到荷花开了。

她去看,荷花明明还是花苞。

那三人还呆呆说又合上了。

简直是说胡话呢!

这时令荷花怎么会开,更别提开了又怎么可能合上!

她只能说她们因为突然来了新世子夫人,精神紧张导致眼都花了。

她这边出神,脚步响动,庄篱从内室走了出来。

梅姨娘忙施礼问好,又悄悄打量庄篱的装扮,穿着淡绿色裙衫,挽着高鬓,并没有簪着珠宝,只耳边有米粒大的珍珠,虽然衣裙质地好,但依旧看上去如先前刚进门时候素淡。

女人嘛,还是要珠宝装饰才鲜亮。

不过针线房可以供给衣衫鞋袜,珠宝首饰可都在侯夫人手里,她不送给儿媳,什么都没有儿媳只能继续光秃秃。

梅姨娘心思转转,口中说:“有了小厨房真是方便,我昨晚半夜还要了一碗蛋羹吃,以往是不好意思麻烦大厨房。”

庄篱说:“但也不能超了定例,超出了,银子你们自己补上。”

还真管家了啊,梅姨娘陪笑说:“少夫人放心,奴婢断不会乱了规矩。”

庄篱点点头,坐下来,接过春月捧来的茶,说:“只要在分例内,想吃什么也不用拘束。”

梅姨娘应声是。

庄篱放下手里的茶:“你下去吃饭吧,我也要去夫人那边。”

虽然东阳侯夫人不用她日日晨昏定省,但隔几天去总要去一次。

她的话刚说完,东阳侯夫人那边的婢女红杏从外进来。

“少夫人。”她施礼说,“夫人今日要出门,您不用过去。”

“侯夫人要去哪里啊?”雪柳好奇问。

这是一个婢女该问的吗?庄篱看她一眼。

红杏也看了雪柳一眼,停顿一刻:“侯夫人去定安伯府。”

厅内的气息似乎有些凝滞。

似乎是看着没人说话,梅姨娘挤出笑开口:“夫人也常出门走动,今天天气不冷不热……”

雪柳打断了梅姨娘的话,颤声说:“夫人要去给定安伯家赔罪吗?”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鸿蒙霸体诀萧诺 鸿蒙霸体诀 鸿蒙霸体诀萧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曲涧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说好作秀,你真逮个美艳女鬼? 萧诺鸿蒙霸体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洪荒:从愚公移山开始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小说到底讲的是什么 曲涧磊最后什么修为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几个女主